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首页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包头昆区律师事务所:龚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案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19-8-19 23:03:13   阅读:898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石河子市人民法院(2017)兵9001376号刑事判决书2.案由: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

【基本案情】

被告人龚某自2014年起,在石河子市花园镇×小区×××号经营石河子市花园镇甲小笼包店,制作、出售包子等食品。其在明知制作包子过程中禁止使用含铝添加剂的情况下,为加快发面速度,仍于20166月起购买含铝成分的乙牌泡

打粉(主要成分为硫酸铝铵),用于发面后制作包子并出售。201686日,石河子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对被告人龚某制作的包子进行监督抽检。经新疆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鉴定,从被告人龚某店内抽检包子皮中的铝残留量为288mg/kg,检验结论为不合格。同年117日,执法人员向被告人龚某送达检验报告并进行现场调查时,从其经营的包子店内当场查获已开封的乙牌香甜泡打粉(2.5kg)一袋。

案发后,被告人龚某接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于2017418日主动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并如实供述了其主要犯罪事实。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龚某明知含铝添加剂已禁止使用,仍然在制作的包子中使用含铝成分的泡打粉,其行为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被告人龚某对公诉机关指控事实无异议,并当庭表示自愿认罪,但辨称其并不知道使用的泡打粉系含铝食品添加剂。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龚某虽知道不得使用含铝添加剂,但其主观上并不知道其使用的泡打粉中含铝,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要求主观上必须是明知,故被告人龚某不构成犯罪;(2)泡打粉属于食品添加剂,但不属于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被告人龚某即便构成犯罪,也不应是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案件焦点】

1.被告人龚某是否符合构成相关犯罪的主观明知条件;2.被告人龚某的行为

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还是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法院裁判要旨】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石河子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龚某在包子的制售过程中,违反食品安全标准,超范围滥用主要成分为硫酸铝铵的含铝食品添加剂,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其行为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指控罪名有误。被告人龚某在尚未受到讯问及被采取强制措施时,接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自行前往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应当认定为自首,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的辩护人关于被告人龚某主观上并不知道泡打粉中含铝,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故不予采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第八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龚某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二、随案扣押的乙牌香甜泡打粉一袋(已开封),依法予以没收。

所判罚金限被告人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法官后语】

本案系笔者所在地区的第一例面制品领域食品安全案件。在审理过程中,关于对被告人龚某的行为如何定性,存在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国家卫生计生委等五部门关于调整含铝食品添加剂使用规定的公告》(以下简称《五部门公告》),自201471日起明令禁止在小麦粉及其制品(除油炸面制品、面糊、裹粉、煎炸粉外)生产中使用硫酸铝钾和硫酸铝铵等含铝食品添加剂,被告人龚某在包子的制售过程中使用含铝泡打粉的行为应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龚某在包子的制售过程中,违反食品安全标准,超范围滥用含铝食品添加剂,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其行为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

我们赞同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与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在犯罪主体、客体方面确有相同或相似之处,但存在本质的区别:第一,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在食品中添加的应属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在食品中添加的物质在本质上应属食品原料,只是存在超限量或超范围滥用等情形。第二,前罪属行为犯,行为人只要实施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条所规定的行为即构成犯罪;而后罪属危险犯,只有达到“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的程度,才构成犯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规定的“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一)含有严重超出标准限量的致病性微生物、农药残留、兽药残留、重金属、污染物质以及其他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的(二)属于病死、死因不明或者检验检疫不合格的畜、禽、兽、水产动物及其肉类、肉类制品的;(三)属于国家为防控疾病等特殊需要明令禁止生产、销售的;(四)婴幼儿食品中生长发育所需营养成分严重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五)其他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的情形。”

本案中,关于被告人龚某的行为构成何罪,关键在于上述两个方面的判断。首先,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第二十条的规定,下列物质应当认定为“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一)法律、法规禁止在食品生产经营活动中添加、使用的物质;(二)国务院有关部门公布的《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名单》《保健食品中可能非法添加的物质名单》上的物质(三)国务院有关部门公告禁止使用的农药、兽药以及其他有毒、有害物质;(四)其他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本案中被告人龚某在包子面皮中使用的含铝泡打粉,并非在食品生产经营活动中完全禁止添加、使用的物质,从《五部门公告》可以看出含铝食品添加剂在油炸雨制多面糊、裹粉、煎炸粉等面制品中并非完全禁止使用,也就是说其存在可使用的范围。再者,主要成分为硫酸铝钾、硫酸铝铵等含铝食品添加剂并非《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名单》及《保健食品中可能非法添加的物质名单》上的物质其反而系存在于国家计生委公布的《食品中可能滥用的食品添加剂品种名单》中的物质,更可以看出其本质属于在食品生产经营活动中不能超范围、超限量滥用的食品原料,而非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其次,被告人龚某超范围在不能添加含铝食品原料的包子制品中添加含铝食品添加剂符合上述司法解释中“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第一项中的“其他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也正是基于此,五部门才联合发公告对含铝食品添加剂使用规定进行了调整。故此,被告人龚某的行为符合在食品加工,销售过程中,违反食品安全标准,超范围用食品添加剂,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的情形,应以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定罪处罚。

关于被告人龚某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龚某主观上并不“明知”所使用的泡打粉系含铝食品添加剂的问题,我们认为,被告人龚某对制作包子过程中禁止使用含铝添加剂是明知的事实,其本人亦未持异议,其虽辩称不知所使用泡打粉含铝,但龚某作为从事餐饮服务行业的个体经营者,对于其制售食品中所添加的物质及成分负有审慎的注意义务,其使用的泡打粉主要成分为硫酸铝铵及其中的“铝”含量在其使用的泡打粉外包装袋上有明确的标注,属于被告人应当明知的事实。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上述辩解、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编写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石河子市人民法院  杨婷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