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首页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包头东河区律师:销售假药罪犯罪未遂时能否认定销售金额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19-8-16 22:24:29   阅读:1105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6刑初1186号刑事判决书

2.案由:销售假药罪

【基本案情】

20172月,被告人姜某某购入阿托伐他汀钙片等假药存放于其租住的北京市丰台区北岗洼×××号暂住地及租用的北京市房山区长阳镇黄官屯村×x号库房内,用于非法销售。2017228日,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卢沟桥派出所民警在被告人姜某某的暂住地将其查获,并在被告人姜某某的暂住地及其租用的库房内起获阿托伐他汀钙片、硫酸氢氯吡格雷片、消渴丸、硝苯地平缓释片、瑞舒伐他汀钙片等药品,上述药品均系假药,市场价格人民币28万余元。

【案件焦点】

1.被告人的行为是否构成销售假药罪;2.被告人销售假药的行为是否能依药品评估价格认定“情节严重”;3.假药没有实际销售能否认定为犯罪未遂。

【法院裁判要旨】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姜某某销售假药,其行为已构成销售假药罪,销售金额二十万元以上,具有其他严重情节,应予处罚。辩护人提出的销售未遂可得收入具有不确定性,不能作为认定销售金额的依据及不能依《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标准以市场价格评估药品价格的辩护意见,本案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人姜某某已销售假药的价格,其辩护人所称以被告人供述的认定标准亦未达到证据充分的标准,综上,以同类药品的市场中间价格认定被告人销售假药的可得收入并无不当。辩护人的该项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进一步提出的应以药品的批发价格计算销售金额的辩护意见没有充分依据,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犯罪金额中应该去除丹参滴丸的销售金额和可得金额的辩护意见,经当庭与公诉人核实并结合本案证据,丹参滴丸经鉴定并非假药,公诉机关并未指控该药品金额为本案的假药销售金额之一。被告人姜某某销售假药的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应当受到严厉打击。考虑被告人姜某某销售假药的行为因意志以外的原因导致未实际完成,系未遂;另虽然被告人姜某某当庭否认其构成销售假药行为,但是其到案后能如实供述主要的犯罪事实,其否认销售行为系对法律认识错误,综上,对被告人姜某某减轻处罚。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一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人姜某某犯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

二、随案移送的手机九部、U盘一个、硫酸氢氯吡咯雷片九百六十盒、消渴丸二百一十二瓶、硝苯地平缓释片五百七十八盒、阿托伐他汀钙片二千二百二十二盒、瑞舒伐他汀钙片八百五十盒予以没收。随案移送复方丹参滴丸六百八十盒与本案无关,退回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

【法官后语】

本案被告人姜某某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辩称起获的药尚未销售,不能认定销售假药罪,其辩护人提出销售未遂,可得收入具有不确定性,不能以市场评估价格认定销售假药的金额。因此本案审理中需要明确以下三个问题:

1.被告人的行为是否构成销售假药罪

在案起获的全部药品经由药品生产厂家甄别确认系假冒药品生产厂家的药品,另有药品监管部门出具说明证实涉案药品均依法按照假药论处,综合足以证明被告人姜某某销售假药罪的事实。虽然被告人姜某某认为自己没有实际销售,但其购进药品的目的是销售,且有证人证言与被告人供述互相印证实际销售假药的事实,足以认定被告人实施了销售假药的行为,构成销售假药罪。

2.被告人销售假药的行为是否能依药品评估价格认定“情节严重”

本案起获的药品没有实际销售,因而不存在以销售所得收入认定销售金额。那么,如何以销售假药的可得金额认定本案的销售金额呢?在实务中有两种认定观点,一种观点是可得收入可参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419号)中关于非法经营数额认定的标准及《关于办理生产、销售伪劣商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问题的解释》(法释200110号)中关于“销售金额”认定标准综合认定销售假药的可得金额。即能认定实际销售价格的按照实际销售价格计算可得收入,有标价的可按照标价认定可得收入,都没有的以市场中间价认定可得收入,金额难以确定的,委托评估机构确定。本案既不能查清实际销售价格,又不能证明标价,应当以委托评估机构评估的价格认定可得收入。另一种观点认为法释201419号没有规定起获的药品如何具体认定可得收入从而确定销售金额,在审判中不能扩大解释,因而不能以市场评估的价格认定起获药品的销售价格。

笔者同意第一种观点,即以市场评估的价格认定起获药品的销售价格。理由如下:1)被告人的目的是将药品销售获取非法利益,不能因被告人反侦查逃避查证实际销售药品的价格而一概不认定起获药品具有可得收入。(2)销售假药行为本身,销售假药行为因其存在巨大的经济利益已经形成了地域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销售假药行为因其存在巨大的经济利益已经形成了地域人员集中犯罪、地下销售链隐秘且难以从源头打击的犯罪态势,如果对起获的药品一律不认定销售价格,会导致销售假药的数量不同却均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刑罚的结果,量刑不均衡,且不足以评价销售大量假药行为的严重危害性。(3)虽然法释201419号没有明确规定起获的药品如何认定销售金额,但是从立法本意看,并非对尚未销售的假药一律不认定销售金额。可以参照类似案件的司法解释认定尚未销售假药的销售金额,即在无法查清实际销售价格标价等情况下,以价格评估机构的评估认定药品的销售金额。(4)由价格评估机构对药品的价格作出评估在程序上合法,在认定金额上具有专业性。并且考虑到药品与其他假冒、伪劣产品性质不同,药品的实际销售价格不可能明显低于市场价格,因药品治病救人的属性决定购买人在购买药品时不存在知假买假的情形。综上,应当以药品评估的价格认定本案起获药品的销售价格。本案的药品评估价格在2万元以上,因此构成“情节严重”。

3.假药没有实际销售能否认定为犯罪未遂

销售假药罪系行为犯,因此销售假药罪是否具备犯罪未遂存在争议,第一种观点认为行为犯只有行为人实施了犯罪行为即应当定构成既遂,因此本案不存在犯罪未遂。第二种观点认为行为犯以法定的犯罪行为是否完成作为犯罪是否既遂的标志,只有实行行为达到一定程度时,才过渡到既遂状态。对于未完成法定的犯罪行为或者实行行为未达到一定程度的,应认定为犯罪未遂。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理由如下;(1)虽然销售假药罪是行为犯,但是尚未销售的假药对人体的危害程度尚未呈现,对社会的危害性较实际已销售假药的危害性要小很多,因此,一律不区分既遂、未遂,均按照既遂处理不足以体现对犯罪危害性量刑区分的原则。(2)销售假药罪不是单纯的行为犯,在量刑上档时还体现为对情节及结果的限制,因此,对于涉及量刑上档时的犯罪行为应当根据犯罪进行状态认定犯罪既遂、未遂。基于上述观点,对被告人姜某某销售假药的行为认定构成犯罪未遂,并根据犯罪情节对被告人姜某某减轻处罚。

编写人: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仇春子   张慧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