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首页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网络电子数据取证及证据认定的困难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19-7-13 23:29:41   阅读:3522

被告人蒋飞洋曾因犯敲诈勒索罪,于2012年月13日被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判刑,其当年的作案手段与本案如出一辙,但是却认定为敲诈勒索罪,经了解主要是当年侦查机关未调取到其实施网络攻击的相关电子证据,从证据角度认定敲诈勒索罪更能体现出刑法疑罪从无的理念

本案中被害单位报案后,侦查机关经过前期调查,在抓获被告人蒋飞洋时对其使用的电脑及硬盘进行了扣押,后来在其中提取到相关攻击程序,并对其所控制的“肉鸡”等数据进行了取证,后又对其所租用的服务器进行了证据调取,再由技侦人员对调取的硬盘复制,然后封存原始证据,在复制盘上进行漏洞修复和侦查比对实验,这一方面保证了证据提取程序的合法性,另一方面有效地避免了因调查取证对原始证据的破坏。再结合被害单位提供的被攻击数据等相关证据,可以反映出蒋飞洋攻击网站的初步事实。

但是本案在认定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是后果严重还是后果特别严重时,并未依据被害单位提供的在线用户数。主要考虑理由有:首先,该证据是被害单,不能保证数据的客观性;其次,虽然被害单位表示其提供的用位单方面提供

户数是根据用户注册时的机器码和IP地址去掉重复后统计得到的,但统计程序的正确性无其他证据证明,故不宜将其作为对被告人定罪量刑的证据使用利用计算机网络实施的犯罪,由于犯罪手段的高技术性、侦查技术的局限性,往往使得证据的取得困难重重。虽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关于办理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条对于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功能、数据或者应用程序,构成后果严重及后果别严重均有具体规定,但是由于电子证据的特殊性,如何及时规范取证将直影响证据的证明力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刑事案件收集提取和审查判断电子数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为电子证据的提和审查作出了相关指引性规定。但是在实际案件中,证据认定的可行性往往是审理过程中的一道拦路虎。就本案而言,即使被害单位在线用户数的提取程有第三方见证(如相关公证机构公证),但统计程序的正确性无法认定,其中往往还涉及相关单位的知识产权及技术秘密等问题。所以,法院想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刑事案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规定的“造成为一百台以上计算机信息系统域名解析、身份认证、计费等基础服务或者为一万以上用户提供服务的计信息系统不能正常运行累计一小时以上的”这个数字标准来认定是否达果严重、后果特别严重,有实际的困难。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