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首页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最高法:关于个人隐私权的裁判规则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19-3-4 21:47:30   阅读:3839

基本理论

 

1.个人隐私权的概念。隐私权指自然人对属于自己私人生活范畴的事项依法自由支配并排斥他人非法干涉的权利。

 

2.个人隐私权的范围。在民法的历史上,隐私权是一个非常年轻的权利。隐私权的客体是自然人的隐私,隐私权的本质在于确保个人远离公众的目光。研究隐私权的概念,首先需要明确隐私权的范围。隐私的范围随人类进步而不断变化和扩展。泛泛而言,凡属于自然人自身私人生活范畴,即与公众利益无关的内容皆应属于隐私的范围。具体而言,隐私包括私人信息、私人生活、私人空间、身体隐私、生命信息(身体基因)、私人通信,等等。这些都属于隐私权保护的范围。

 

3.个人隐私权的内容。第一,隐私控制权。自然人有权对自己的隐私加以控制。比如,采取一定措施保护隐私不为他人所知,将隐私告诉自己愿意告知的人,拒绝向他人透露属于隐私范围的有关内容,等等。第二,隐私利用权。自然人可以对自己的隐私加以利用。比如,将自己的私人生活创作为文学作品,利用自己的生理特征创作影像作品,等等。需要注意的是,自然人在行使自己对隐私的控制和利用权时,不应当违反法律及公序良俗。比如,自然人不得将自己的性生活制作成影像资料并公之于众。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在认定对隐私的侵犯时,要充分考虑对社会公共利益和社会公德的违反。

 

参见魏振瀛主编:《民法》,北京大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17年版,第651652页。

 

 

 

裁判规则

 

实务要点一:

 

申请调查取证或自行取证或向法院提供的证据不能侵犯他人的个人隐私权。

 

案件:周锦霞、王凯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17)最高法民申2954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最高院认为:

 

       关于湖南高院未准许周锦霞调查取证的申请是否合法的问题。周锦霞申请湖南高院调取银行的存款记录和监控录像,用以证明其并没有收到前述所称的39万元现金和全部47万元现金。由于周锦霞申请调取的证据涉及其他银行客户的内容,属于取证对象不特定且涉及其他银行存款人的个人隐私,湖南高院据此对其调查取证申请未予准许,并无不当。

 

 

 

案件:绵阳万家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绵阳华美置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17)最高法民申4097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最高院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四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包括:(一)证据由国家有关部门保存,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无权查阅调取的;(二)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三)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其他证据。本案中万家乐公司申请调取的证据不符合上述规定情形,二审法院对其调查取证申请未予准许,并无不当。案涉闲置土地是否被收回不属于二审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万家乐公司的该项再审主张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四项规定的应当再审的情形。

 

 

 

案件:再审申请人蔡朗春与被申请人佛山石湾鹰牌陶瓷有限公司、江门市新力五金塑料制品厂有限公司、朱根良、徐玉富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再审审查民事裁定书(2012)民申字第629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最高院认为:

 

       本院认为,首先,按照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只有在证据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的情况下,诉讼参加人才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保全证据。蔡朗春未能证明鹰牌公司、新力公司制造、销售的水箱配件和陶瓷便器的账目资料、鹰牌公司采购水箱配件和盖板的账目材料等存在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的情况,一审法院未予支持,并无不当。其次,根据民事诉讼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相关规定,如果申请调查收集的证据属于国家有关部门保存并须人民法院依职权调取的档案材料、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材料或者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确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其他材料,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蔡朗春未能证明鹰牌公司、新力公司在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及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往案件中的庭审笔录、物证、朱根良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以及上海市建筑五金门窗行业协会出具的推荐名单等证据属于上述情形,一审法院未予支持其调查收集证据的申请,并无不当。最后,根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作为专利权人的原告应对侵权事实及遭受损失的金额承担举证责任。由于根据本案证据不能认定鹰牌公司和新力公司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二审法院对蔡朗春相应的调查取证申请未予准许,并无不当。蔡朗春的相应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实务要点二:

 

监控装置若影响他人的居住安宁,侵害到他人的个人隐私,应视为民事侵权。反之,基于维护自身财产安全的需要安装监控装置,且未影响他人的行为不视为侵害隐私权。

 

案件:李某、黄某某隐私权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2016)粤民再464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广东省高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的规定,公民的个人隐私和信息安全不得侵害。黄某某在自家住宅大门安装的摄像监控装置虽出于自我防护,但该装置可以完整监控相邻住户李某出入住宅全部情况,记录和存储李某不愿为他人知悉的个人信息,对李某的个人居住安宁造成了侵扰后果,应视为民事侵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的规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黄某某在采取保护住宅和财产安全措施时,未能善尽注意义务,导致行为超出了合理限度,具有过错,应承担民事侵权责任。李某主张黄某某安装摄像监控装置的行为侵犯了其隐私权,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支持。黄某某辩称“没有将拍摄视频提供给他人或外传而不构成侵权”的理由没有法律依据,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为监控摄像装置拍摄范围属于公共活动区域,公民在该区域的行为应具有公开性,以此判定黄某某的行为没有侵权错误,应予以纠正。对于李某要求黄某某补偿其诉讼成本的请求,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双方相邻而居,应彼此尊重,互谅互让,妥善平息纷争,重归和睦相处。

 

 

 

案件:冯秀琼与冯良武隐私权纠纷再审复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16)琼民申1163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海南省高院认为:

 

本案二审判决没有查明新的事实,亦未否定一审判决中所查明的冯良武安装在与冯秀琼房屋相邻的西侧外墙的摄像头正对着冯秀琼房屋的事实,且已在二审”本院认为”部分说明了冯良武可通过调整摄像头的监控角度以避开冯秀琼窗户的方式排除冯秀琼对隐私泄露的担忧。冯秀琼与冯良武的房屋相邻,冯良武二审提供证据证明了其所居住的区域存在治安不良的情况,安装摄像头系基于维护自身财产安全的需要,冯秀琼对冯良武所主张的治安不良的情况没有证据反驳,故二审判决认定冯良武所安装的摄像头系出于维护其自身财产安全的需要,并非专门监控冯秀琼,并无不当。

 

 

 

实务要点三:

 

主叫用户的可接通状态信息属于隐私权保护的范围,未经允许探测收集信息等行为视为侵犯个人隐私权。

 

案件:郑州盈讯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河南有限公司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17)最高法民申1974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最高院认为:

 

关于本案案涉合同是否有效问题。根据《开机提醒业务合作合同》的约定,主叫用户申请开机提醒业务功能后,当被叫用户由于关机、不可及、遇忙等情况无法连续呼叫时,呼叫被触发到SCPSCP生成呼叫失败的记录发送到业务平台,业务平台根据记录实时探测被叫用户开机情况,当探测到被叫开机后,业务平台立即向主叫号码发送被叫用户开机通知的短信。可见,开机提醒业务向主叫用户发送可接通状态短信,即未经被叫用户同意向主叫用户透露了被叫用户从可能处于关机、不可及、遇忙等情况到被叫用户已经不处于上述情形之转变,呼叫用户可以根据上述转变对被叫用户可能身处的状态作出合理预见或推测,反映了被叫用户生活状态或工作状态的转变。同时被叫用户何时处于可接通状态其本身就属于被叫用户私人空间领域的个人信息,享有允许他人知道或不知道的权利,享有选择向社会和其他公众公开或不公开的权利,享有该信息不被他人所知悉的权利。因此,主叫用户的可接通状态信息属于隐私权保护的范围,开机提醒业务未经被叫用户同意的情况下,探测和收集被叫用户的可接通信息,并将该信息即时告知主叫用户,该行为侵犯被叫用户隐私权和个人信息安全。由于开机提醒业务的被叫用户是全国范围内的移动通信用户,数量庞大、范围广泛,任何一位移动通信用户都可以成为开机提醒业务中的被叫用户,其个人的信息安全和隐私权都将受到侵害。因此,开机提醒业务已经构成对社会公共利益的损害。盈讯公司与河南移动签订的《开机提醒业务合作合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条关于“民事活动应当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扰乱社会经济秩序”,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第六条关于“电信网络和信息安全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利用电信网络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的活动”等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无效合同。

 

 

 

实务要点四:

 

服务行业人员按照公务人员要求提供顾客信息,不视为侵犯顾客的个人隐私权。

 

案件:蒋亚绒隐私权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2016)京民申350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北京市高院认为:

 

本案蒋亚绒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业田宾馆为接访人员提供了钥匙,且根据已查明事实,陕西省咸阳市公安局渭城分局于201556日对蒋亚绒作出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在相关办案人员向业田宾馆出示了工作证件后,业田宾馆有义务予以配合,故业田宾馆向相关办案人员指明蒋亚绒的房间的行为并未侵犯蒋亚绒的隐私权。据此,两审法院未予支持蒋亚绒要求业田宾馆赔偿其名誉损失、精神损失的请求并无不当,本院不持异议。蒋亚绒的再审理由缺乏依据,对其再审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实务要点五:

 

隐私权保护的诉讼时效及最长保护期限应遵从民法总则相关规定。(注:该案审理时民法总则尚未生效,故适用民法通则)

 

案件:周科与安陆市棉纺医院隐私权纠纷再审复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16)鄂民申590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湖北省高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为隐私权纠纷案。从再审申请人周科在原审期间提交的证据来看,不能证明被申请人安陆市棉纺医院侵害周科隐私权的事实,也不能证明周科主张的婚姻、失业及健康损失与其隐私权被侵害存在因果关系。同时,周科承认其于1985年下半年知道隐私权被侵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65条关于“在民法通则实施前,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利被侵害,民法通则实施后,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的诉讼时效期间,应当适用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和第一百三十六条的规定,从198711日起算”的规定,本案诉讼时效期间应自198711日起算。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延长诉讼时效期间”,周科主张的隐私权被侵害至今已近三十年,超过民事权利二十年最长法律保护期限,故一、二审判决据此驳回周科的诉讼请求正确。

关于周科提出的本案隐私权纠纷诉讼时效不适用民法通则相关诉讼时效规定的主张。本院认为,民法通则有关诉讼时效和最长保护期限的规定普遍适用于民事权利保护,隐私权属于民事权利范畴,在无特别规定情形下,隐私权保护的诉讼时效及最长保护期限应遵从民法通则相关规定,故对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实务要点六:

录音录像若未侵犯他人的个人隐私,可作为证据使用。反之,则不可。

案件:再审申请人乾安东方能源化工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王龙、山东恒泰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2013)民申字第529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最高院认为:

关于山东恒泰录音录像证据能否采信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条规定:“一方当事人提出的下列证据,对方当事人提出异议但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确认其证明力:……(三)有其他证据佐证并以合法手段取得的、无疑点的视听资料或者与视听资料核对无误的复制件……”。录音录像属于视听资料,山东恒泰提供的录音录像虽未经过被摄录人员许可,但该录音录像的方法未侵害他人合法权益,其内容未侵犯他人隐私、人身、人格等权利,也未违反法律禁止性的规定,而且该份证据经过法院委托鉴定机构进行了鉴定,结论为未发现检材经过剪辑处理。根据上述规定,该份证据具有相应证明力,二审法院予以采信,并无不当。

案件:张文武与陈志雄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判决书(2015)民提字第212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最高院认为:

首先,张文武提交的该份录音证据虽然形成于原审庭审结束之前,但张文武在本案的一审诉讼及另案1500万元标的诉讼的一、二审均为胜诉,该证据对于张文武在本案原审及另案1500万元标的案的一、二审的诉讼过程中并无提交的必要性,亦即张文武在主观上并无逾期提交证据的故意。其次,该份录音证据是张文武与陈志雄就《合作协议》相关款项的支付产生争议后双方沟通谈话的真实记录,其取得并未侵害陈志雄或其他人的合法权益,也未有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违背公序良俗的情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八条'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的规定,张文武提交的录音证据并非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故该录音证据可以作为认定本案相关事实的依据。

再次,该录音证据系张文武与陈志雄就《合作协议》产生争议后双方协商的谈话过程,能够客观反映双方合作的相关事宜,与本案的基本事实密切相关,应当采纳。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审查时认为,该录音证据是在未取得陈志雄同意的情况下单方录制,该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未经对方当事人同意私自录音取得的资料能否作为证据使用问题的批复》(法复[1995]2号)关于'证据的取得首先要合法,只有经过合法途径取得的证据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未经对方当事人同意私自录制其谈话,系不合法行为,以这种手段取得的录音资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规定,认定该录音证据不具有证明力。本院认为,根据20024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八条关于'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的规定,法复[1995]2号批复所指的'未经对方当事人同意私自录制其谈话,系不合法行为'应当理解为系对涉及对方当事人的隐私场所进行的偷录并侵犯对方当事人或其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民事诉讼法解释第一百零六条关于'对以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严重违背公序良俗的方法形成或者获取的证据,不得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的规定明确了该司法精神。本案中,张文武与陈志雄的谈话系在宾馆大厅的公共场所进行,录音系在该公共场所录制,除张文武的女儿外也未有其他人在场,并未侵犯任何人的合法权益,故对该录音证据应予采纳,并作为认定本案相关事实的依据。

小结

个人隐私无处不在,实践中侵害个人隐私权的情形多种多样,公民在参与法律事务如提交证据、申请调查取证等时要注重保护个人隐私,公检法机关执行公务或处理法律事务如调查取证、讯问询问、传唤证人等时也须注意不得侵犯公民的个人隐私。

尊重个人隐私,树立隐私意识,完善相关法规,梳理法律实践是我们应做之举。未来我国个人信息保护法应当将“两头强化、三方平衡”理论作为其理论基础,并以此为指导构建个人信息保护与利用的相关制度。在大数据背景下,最大化实现国家对个人信息利用的方式便是建立国家中心数据库,解除数据库之间的“信息孤岛”状态,最大限度地提升政府行政管理效率,增强对个人隐私权的保护。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