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首页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包头稀土高新区公安分局跨四省斩断特大制贩毒链条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15-4-13 21:05:32   阅读:10990

  近日,包头稀土高新区公安分局联合市局禁毒支队破获了一起公安部特大目标制贩毒案,远赴山西、湖南、广东三地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谢某、陈某某、杨某某等在内的吸贩毒人员16名,缴获冰毒3314.76克,海洛因11.10克,麻古33.5粒(2.30克)、仿六四手枪2把、子弹5发、作案车辆5辆、毒赌资20余万,打掉一个由广东经由湖南、山西向内蒙古包头贩运毒品的运毒通道。

        稀土高新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曹春说:“守护一个城市的安宁,维护一方正义是我们公安干警不容推卸的责任。”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流动人口的不断增加,包头市作为西北重要的交通枢纽渐渐成为犯罪分子向西北分销毒品的中转站,面对日益猖獗的毒品犯罪包头警方多次行动,摧毁了多个犯罪团伙,切断了多条运贩毒网络。

        线索

        今年3月,高新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接到一条线索,家住高新区南壕村的杨某某不仅自己吸食毒品还贩卖毒品且交易数额庞大。分局根据这一重要线索,民警立即对杨某某进行跟踪侦查。很快发现,杨某某几乎每半个月就往来包头与山西长治一次。警方判断,杨某某极有可能是前往长治购毒。经过进一步侦查发现,一条隐蔽的始于广州,经由益阳、长治,最终到达包头的运毒路线渐渐浮出水面。但是,狡猾犯罪分子是怎么完成这条跨越3000多公里运毒的?跨越几地的犯罪网络到底有多少人参与其中?这一系列的问题都预示着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禁毒攻坚战。

        4月30日,此案被列为公安部目标案件。高新区公安分局在市局的指示下正式成立专案组,高新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曹春担任组长,市局禁毒支队直接参与,提供技术和人员支持。由于针对此案涉毒数量大、涉案地域广、涉案人员多的特殊性,行动总指挥曹春对专案组成员提出了要协同行动,长期经营,切忌急躁,放长线钓大鱼的总体要求。

        于是,专案组兵分三路派出三个工作组,分别前往广州、益阳和长治秘密进行侦查。面对错中复杂、盘根错节、又极其隐蔽的贩毒关系网,工作组决定先从这条贩毒线的“中间商”入手。据前期侦查发现,这个名叫陈某某的湖南人一直从广州购买毒品,再贩卖到湖南分销。在秘密侦查期间,湖南人陈某某和一个叫谢哥的人纳入警方视线,在6月8日,陈某某突然出现在广州,与之前的上线失去联系,与此同时与另一个名为“谢哥”的人联系紧密,两人交易毒品的数量也在急剧上升。针对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总指挥曹春做出调整侦查方向的决定,侦查员立即对“谢哥”展开秘密侦查,发现自5月以来,陈某某与“谢哥”之间往来密切,双方多次买卖毒品,且数额巨大,每次交易数量均高达10千克以上。

        这位人称“谢哥”的新上线也是湖南益阳桃江县人,常年在广州活动。工作组跟踪陈某某往返广州和益阳数次之后发现,狡猾的犯罪嫌疑人通过长途大巴车,采取“人货分离”的方式运毒。

        追踪

        由高新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丁海林带队的工作组跟踪陈某某,在犯罪嫌疑人的老家益阳展开了周密细致地侦查工作,经过秘密侦查,侦查员们发现,陈某某在湖南益阳南县乡下老家非常低调,每天带着情妇打打牌,喝喝茶,在当地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以县城经营的旅馆为掩护实际操纵着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贩毒运毒组织。

        湖南益阳素来有北上山西,南下广东打工的传统,而南县人在当地人的评价里是胆子大、脑子快、敢冒险的代表,侦查员意识到这条从广东经由湖南到山西的运毒路线由来已久。在侦查员看来,毒贩是把贩卖毒品当成“生意”在做,在当地并不贩毒吸毒,一般都以正经生意作掩护,在外赚了钱回家乡盖楼修屋,在老家当地并没有任何犯罪记录。

       侦查员深入陈某某乡下老屋和南县县城对犯罪嫌疑人展开抵近侦查发现,陈某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前往南县汽车北站接货。南县县城汽车北站有两台大巴往来益阳和长治之间,陈某某长期使用这两台大巴车带货,通过伪装的毒品以“快递”方式从益阳运到长治,最终流入包头。无论是广州的“谢哥”还是益阳的陈某某,狡猾的毒贩并不跟货走,毒品以“快递”的方式运往目的地,毒贩前往交易地取货,再与下线交易。

      经过对陈某某及其情妇的通话记录、银行账户的监控分析研判,侦查员发现每次“谢哥”与陈某某通话不久。“谢哥”就会从广州长途客运站通过大巴车发出大件包裹,到益阳由陈接货,而此前后双方必有大量现金转账,据此现象,专案组分析和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作案规律。

 

     经过两个多月的辛苦经营,警方已全面掌握了这条跨越多地的贩毒团伙的交易规律。专案组每个人都在等待行动收网的时机。

      7月16日,早在警方监控下的陈某某突然出现在南县邮政储蓄所,向远在广州的“谢哥”打款10万元。与此同时,包头警方发现,杨某某用“董姑娘”的身份向陈某某打款6万元。7月18日,“谢哥”从广州用长途大巴往湖南益阳南县托运了一个大木桶。7月19日,益阳南县工作组跟踪陈某某发现,当天上午陈某某取上木桶后又将一深咖色旅行箱从南县汽车北站托运至开往长治的长途大巴车上。下午14时,陈某某开车带着情妇和另外两名湖南籍贩毒嫌疑人邓某和高某从南县出发前往长治,并于7月20日上午9时,在长治汽车旧站取到陈某某于19日托运的深咖色旅行箱。

        得到此线索之后,专案组要求各地工作组绷紧神经,密切注意目标人物,近两日交易的可能性极大。所有情报都显示,犯罪嫌疑人即将在山西长治展开毒品交易。

        收网

        长期的禁毒斗争警方发现毒贩的行为特点,时间安全地点安全,不会轻易改变行动规律。

        7月21日,专案组决定多省联动,分别在广州和长治,对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行动。

    抓捕前一天晚上,行动组在交易地点布控,蹲守一夜之后的第二天中午,包头籍犯罪嫌疑人杨某某带着情妇驾车到达山西长治屯留县郊区歌城旅馆。由于,作为歌城附属,被犯罪嫌疑人选为毒品交易地的旅馆不对外营业,只接待歌城小姐带进去的客人,因为存在违法犯罪现象,旅店老板对生面孔非常警觉。行动组尝试多次未能进入,怕打草惊蛇,行动总指挥曹春决定派人在旅馆门外蹲守。

        在旅馆门外,侦查员的车悄悄停靠在杨某某车后,就等犯罪嫌疑人出现之后伺机抓捕。突然,就在这个时候,总指挥曹春的耳麦里传来奉命蹲守在旅馆门外的侦查员地汇报:“有人正向侦查车辆靠近”!曹春当机立断,命令侦查员对靠近人员实施秘密抓捕,与此同时,行动队冲进旅馆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围捕。让行动组意想不到的是,整个旅馆空空如也,不仅陈某某和杨某某不见踪影,旅馆所有房间都大门洞开不见一人,只留旅馆老板娘一人。“辛辛苦苦几个月,憋得一句话说不出来”,行动总指挥曹春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什么地方出了纰漏?前后门都布控了警察,犯罪嫌疑人是怎么凭空消失的?

     之后,在警察的盘问下,旅馆老板娘才交代,原来旅馆内部有密道直接通往玉米地,发现了旅馆外的陌生面孔之后,旅馆里的人猜测警察有扫黄行动,所以所有的人都由秘密通道逃走,旅店才会人去楼空。

      当天下午七点,收队之后的当地派出所会议室里,曹春和他的队友们郁闷极了,前后经营了近五个月的跨省贩毒大案就这样扑了个空!就在行动组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被扣旅馆老板的电话响了,而号码显示,这通电话正是从犯罪嫌疑人陈某某的手机号码拨出的。曹春马上意识到,警察冲入旅馆时,匆忙之间毒贩很有可能并没有来得及带走毒品和毒资,而给旅馆老板打电话意在试探,也就是说,他们很有可能还要回到旅馆。专案组当即大胆决定让旅馆老板回电陈某某,诱骗犯罪嫌疑人重回旅馆。

        告捷

    为了让犯罪嫌疑人上当,曹春特意嘱咐旅馆老板出了派出所再打电话,打过之后,毒贩果然上当,警方现场将毒贩杨某某、颜某、运毒嫌疑人高某等四人抓获,当场缴获冰毒3.3公斤,仿六四手枪一把,子弹5发。与此同时,由高新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丁海林带队的行动组将先前潜回湖南老家桃江县的上线“谢哥”抓捕归案,当场起获冰毒十余克,海洛因十余克,还有大量银行卡。包头行动组也对杨某某下线展开收网行动,李某、郑某等11名贩毒团伙成员相继被抓捕归案。

       随后,高新区公安分局对在长治行动中脱逃的陈某某展开通缉抓捕行动,7月24日开始对其进行网上追逃,28日,湖北监利县公安局白螺派出所在湖北省荆岳长江大桥收费站将使用假牌照潜逃的陈某某抓获,当场缴获冰毒27.4克,麻古33.5粒,海洛因0.1克,运毒车辆1辆。至此,历时两个多月,公安部目标案件特大跨省贩毒案彻底告破。

 

    从5月开始,到7月底案件破获,两个多月60多天,参与此案的高新区公安分局二十多名干警奔赴外地,深入乡村县城,做了大量摸排侦查工作,行动总指挥曹春说,前期针对毒源地、中转地和交易细致周密地侦查,详实的情报都为这起跨省大案完美收官做了极好地铺垫,没有前期辛苦周密地侦查就不可能有之后的完美收官。专案组从上到下都绷着一根弦,生怕一丁点儿失误引起目标人物的警觉和怀疑,影响到整个案件的侦破。参与此案的刑警,许多人在外地一待就是两个多月,破案期间正赶上南方最热的时候,他们中有人在办这个案子期间一瘦就是二十多斤,风餐露宿、栉风沐雨。但这些年轻的一线警察们却说,再多的辛苦也被破案那一刻抓获嫌疑人的成就感抵消了。

      毒品的暴利让许多人甘愿铤而走险,毒品的贩卖,从上游到下游,利润会越来越高,风险也是越往下游越高。以冰毒为例,在广州“一级批发商”那里,价格是二三十元每克,到了山西“二级批发商”这里,价格就要翻5倍多,到了最终销售地包头,价格有时会翻10倍达到每克300元左右。

     今年10月,公安部部署开展为期半年的百城禁毒会战,确定了108个禁毒会战重点城市,其中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包头市为重点地区。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