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法学院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学习专栏
本站搜索
包头市律师:所比日呷运输毒品案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20-1-6 19:54:22   阅读:4182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所比日呷,曾用名阿依伍呷,化名所比日洛,女,彝族,自报现年50岁,出生于四川省昭觉县,文盲,农民,住昭觉县玛增依乌乡腰占坡村红星社(原大湾子社)。1998年12月2日因犯运输毒品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一千元,经减刑后2012年4月17日刑满释放。2013年4月17日因本案被逮捕。

四川省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四川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所比日洛犯运输毒品罪一案,于2014年5月6日以(2014)攀刑初字第5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所比日洛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宣判后,所比日洛提出上诉。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开庭审理,于2014年12月10日以(2014)川刑终字第552号刑事判决,驳回被告人所比日洛的上诉,维持对所比日洛的判决部分,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人民法院经依法复核,于2016年3月4日作出(2015)刑三复35709789号刑事裁定,以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将本案发回四川省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所比日呷为获取高额报酬,受毒贩雇佣到云南省运输毒品回四川省攀枝花市。2013年3月8日,所比日呷与同案被告人欧值阿么、吉勿布哈、吉皮合机(均已判刑)从攀枝花市出发,前往云南边境运输毒品。途中由所比日呷负责与毒贩电话联系及支付路途开销。到达云南边境后,3月10日上午,两名男子送来装有33块海洛因的密码箱,所比日呷打开密码箱抠取出部分海洛因交给吉勿布哈和吉皮合机吸食,所比日呷也抠取少量海洛因放入水中,以检验海洛因质量。后所比日呷安排欧值阿么、吉勿布哈、吉皮合机将8块海洛因装进黑色长筒丝袜捆绑于各腰间,所比日呷也将3块海洛因裝进黑色长筒丝袜捆绑于腰间,并将6块海洛因放入自己携带的黄色挎包内。所比日呷等人乘车于当晚到达云南省墨江县。在同案被告人马宏凌(已判刑)的安排和护送下,所比日呷等人乘车于3月11日上午到达云南省楚雄市,马宏凌租用云EWJ123号“海马”轿车继续送所比日呷等人前往攀枝花市。当日15时许,当车行至攀枝花市西区新庄村路段时,被公安人员拦停检査。公安人员当场从所比日呷身上和其携带的黄色挎包内查获毒品海洛因9块,浄重3059.7克,从欧值阿么、吉勿布哈、吉皮合机身上各査获海洛因8块,分别净重2751.7克、2708克、26095.4克,共计净重1214.8克。经鉴定,均含有海洛因、乙酰可待因成分。

被告人所比日呷违反国家毒品管理法规,伙同他人运输毒品海洛因,其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在共同犯罪中,所比日呷直接与上下家联系并收取毒品,安排各同案被告人携带毒品,负责支付路途开销等,系罪责最为严重的主犯。被告人所比日呷运输海洛因1.1万余克,数量大,实属罪行极其严重,且系累犯、毒品再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遂判处所比日呷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二、主要问题

被告人所比日呷本次归案后所报姓名(所比日洛)与前科确认的姓名(阿依伍呷)不同,经査原始户籍登记,卷内“常驻人口信息表”上照片中的女子容貌与所比日洛本次归案后照片及前科照片中的女子有明显差异,出生日期等信息也有不同。

上述问题从侦查机关、公诉机关到一审法院均未发现。后发回重审査明,被告人的真名是所比日呷,前科刑满释放后,因其户口在派出所没有存底,故以其堂姐“所比日洛”的名字办理了户口登记,前科“阿依伍呷”的名字也是假的。也就是所比日呷在前科和本案庭审中隐瞒了真实姓名,冒用他人姓名。

三、案例评析

按照犯罪构成的“四要件”说,犯罪主体(根据在刑事诉讼中的不同阶段分别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于犯罪是否成立具有重要意义(如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实施刑法规定的禁止行为时就不构成犯罪),同时由于主体是否具有累犯、毒品再犯量刑情节以及是否系残疾人、盲人、聋哑人、怀孕及哺乳期的妇女均对量刑有重大影响,故犯罪主体的基本身份情况具有独立的重要价值及意义。

(一)侦查环节不可忽视对犯罪嫌疑人身份部分的证据收集

在案件侦査阶段,侦查人员往往侧重于收集实施犯罪的证据,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后,侦查人员更想搞清楚的是犯罪嫌疑人是否实施了某种或某几种犯罪行为,对犯罪嫌疑人身份部分的证据收集可能有忽视的倾向。刑事诉讼中侦查环节是刑事诉讼的起始,犯罪嫌疑人到案后,通常的第一步是核实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情况,但对于在贩卖、运输毒品中人赃俱获的犯罪嫌疑人,如系流窜作案、不报真实姓名的犯罪嫌疑人,侦査人员往往认为犯罪事实已经査清,可以按照其自报姓名结案移送审查起诉,而未详尽收集其身份的相关证据,或对已经收集到的相关身份的证据未予认真核实。侦查阶段应当详尽收集、审查犯罪嫌疑人相关身份的证据。对于犯罪嫌疑人应当详细审查比对其本人与户籍资料照片容貌是否一致,详细讯问其父母兄弟姊妹等近亲属基本情况,如户籍资料照片与本人相差较大,应将其入所照片通过近亲属或其自述成长地、经常居住地周围群众进行核实。如仍不能确定,应与其直系血亲进行DNA比对。

(二)审判环节不可忽略对身份证据的全面审查

被告人的身份情况是属于应当运用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本案中的户籍资料照片与本案被告人存在明显差异,由于未将照片与被告人进行仔细比对,错误的作出了“同一”认定,导致案件被发回重审。证据的真实性,是证据的生命,证据没有真实性就没有证明力。对证据的真实性,应当综合全案证据审查查证属实。证据之间具有内在联系,共同指向同一待证事实,不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如果证据之间不能相互印证,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不能采信。

 

原文载《毒品犯罪案件证据分析与指引》,李光旭主编,人民出版社,2019年4月第一版,P39-42。本文撰稿、审编:四川省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陈远奎。

整理:江苏省苏州市公安局信访处(民意监测中心)“不念,不往”“诗心竹梦”。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4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