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首页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发现妻子与他人有不正当两性关系而索要钱财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19-11-8 22:36:33   阅读:544
吉林省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吉07刑终137号
原公诉机关扶余市人民检察院。
扶余市人民法院审理扶余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雪峰犯敲诈勒索罪一案,于2019年5月13日作出(2019)吉0781刑初89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李雪峰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原公诉机关指控,2018年12月22日,在扶余市新站乡马家村郭家店屯通往通途村的水泥路边,被告人李雪峰以妻子岳某某和本村居民曹某发生两性关系为由,向被害人曹某索要人民币五十万元,并持刀以不给钱就要杀死其全家威胁被害人,在撕扯过程中,被害人曹某手部被李雪峰用刀划伤,后被害人曹某报案。案发后,被害人曹某表示不再追究被告人李雪峰的任何法律责任和民事赔偿。
原审被告人李雪峰辩解,我知道曹某与我妻子发生两性关系后,特别气愤。我头脑发热就约他出来谈要钱一事,我知道他家经济条件,拿不出那些钱。我就是想吓唬吓唬他,让他写保证书。我拿刀是为了防身,我要扎自己,最后把曹某的手划坏了。
辩护人对原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敲诈勒索罪无异议,但认为被告人有法定和酌定的从轻处罚的情节。1.被告人是敲诈勒索罪的未遂犯。2.被告人与被害人对于索要的钱款有协商的过程,故应当以最后的数额20万元确定犯罪数额。3.被害人过错在先。4.被告人具有坦白、认罪、初犯、偶犯、被害人谅解、社会危害性小等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综上,辩护人建议法庭对被告人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原审法院认定,2018年12月22日,在扶余市新站乡马家村郭家店屯通往通途村的水泥路边,被告人李雪峰以妻子岳某某和本村居民曹某发生两性关系为由,向被害人曹某索要人民币五十万元,并持刀以不给钱就要杀死其全家威胁被害人,在撕扯过程中,被害人曹某手部被李雪峰用刀划伤,后被害人曹某报案。案发后,被害人曹某表示不再追究被告人李雪峰的任何法律责任和民事赔偿。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李雪峰供述,我叫李雪峰,屯子人都叫我李某。我通过查我媳妇的手机,发现有曹某给我媳妇发的二百元红包,我就问我媳妇他俩是不是有事,后她承认和曹某发生了性关系。我给曹某打电话,约了曹某,曹某就说要和我私了,我就说了私了就得给我五十万,曹某就说没钱,我就来气了,把我兜里揣的一把水果刀拿出来,我左手拽着曹某的脖领子,右手拿的刀,曹某和我媳妇就上来抢刀,抢刀的时候就把曹某的手指头划出血了,后来刀让我媳妇抢下扔了,曹某就说给我五十万,我说等到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曹某就答应了。曹某给我打电话说整到十万二十万的,后来就没信了,我给曹某打电话,曹某就说没钱,让我爱咋地咋地,电话就挂了,我不知道他报案了,直到你们派出所的人找我我才知道曹某报案了。
2.被害人曹某陈述,我和李某(李雪峰)媳妇发生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让他知道了,李某就给我打电话要和我谈谈,我就开车回来在李某家跟前接的李某和他媳妇,李某在车里就朝我要五十万元,不给就要杀我,我就答应给他五十万,我说得容我十天,李某就说二天时间,我也没吱声,李某就一把拽住我衣服,拿出一把水果刀要扎我,我就用手去档,刀就把我的右手食指扎坏了,李某媳妇就把刀抢下去了,扔到车外边去了,李某就下车去找刀,李某媳妇也下车去了,我就开车走了。后来他就说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不拿五十万的话就让我收尸,他就把电话挂了。后来他又打电话让我出去,我没答应,我后来给他打电话让他少要点钱他也不同意,我说我能凑二十万,他说凑二十万就先给二十万,然后再说,也没说这个事完事,他就威胁我,还要杀我全家,我害怕就来派出所报案来了。我不欠他钱。我俩没有经济往来。
3.证人岳谋谋证言证实,我和曹某就是微信好友。是他加的我。一个月前左右,我和他在车里后座上发生的性关系。我是自愿的。头一天晚上我和我丈夫因为曹某的事情就闹一晚上了,我和我丈夫承认了和曹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他就给曹某打电话说要谈谈,曹某开车来我家,我和我丈夫就上他车了。曹某问事咋办,我丈夫说拿钱吧,要五十万。曹某说得十天,我丈夫说最多两天,明天中午十二点凑不齐五十万我就杀你或者你全家我就记不清了。曹某说三天,说两天时间紧怕凑不齐,李雪峰就一把拽住曹某的衣服,拿出一把水果刀要扎曹某,曹某就用手去迎,就把曹某手指扎坏了,我下车从副驾驶车门把手伸进去从李雪峰手里把刀抢下去了,扔到车外边去了,李雪峰就下车去找刀,曹某就开车走了。
4.谅解书、抓获经过、现实表现、公民户籍证明。证实被害人曹某对李雪峰的行为表示谅解,李雪峰经报案被抓获,无前科劣迹。
5.视听光盘两张,证实被告人与被害人的通话内容。
据此,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李雪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威胁的方法向他人强索钱财,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了敲诈勒索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属犯罪未遂。公诉机关及辩护人关于被告人具有未遂的量刑情节,予以支持。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犯罪数额是50万元,辩护人认为是20万元,通过庭审认为,被告人初始索要50万元,有被告人供述、被害人陈述及证人证言,应当予以确认。后期被告人与被害人通电话,被害人提出先给10万元或20万元,并没有得到被告人的最终认可,有视听资料予以证实,故应当认定初始索要的数额50万元,公诉机关指控意见,予以采纳,辩护人认为犯罪数额为20万元的观点不能成立。本案的发生系被害人与被告人妻子有不正当两性关系而引发,故被害人有一定过错,同时被告人虽有辩解,但能供述本案基本事实,结合初犯、偶犯,被害人谅解的情节,可酌情对被告人从轻处罚,辩护人的上述建议,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李雪峰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10000元。
上诉人李雪峰的上诉意见为,对原审认定罪名无异议,犯罪数额应为20万元且原判量刑过重。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上诉人李雪峰的犯罪数额应为20万元,不应认定50万元;2.上诉人李雪峰系敲诈勒索未遂犯,原判减轻处罚幅度过小;3.上诉人李雪峰构成坦白情节,依法从轻处罚;4.被害人在本案中存在重大过错;5.被害人表示谅解;6.上诉人李雪峰主观恶性小,社会危害性小;7.上诉人李雪峰无犯罪前科,系初犯、偶犯;8.村里出具证明,上诉人李雪峰有两个女儿一个6岁、一个9岁,并有年迈有病的父母需要从经济和生活上给予照顾。综上,请求充分考虑上诉人的各项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依法改判。
公诉机关的出庭意见,1.上诉人的犯罪数额应为50万元;2.原判量刑过重,建议重新考虑。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一致。认定事实的证据已经庭审质证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李雪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持刀威胁的方法向他人强索钱财,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在犯罪过程中,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属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关于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所提犯罪数额应为20万元的辩护意见,经查,上诉人李雪峰最初索要50万元,有上诉人供述、被害人陈述及证人证言予以证实;后期上诉人与被害人通电话,被害人提出先给10万元或20万元,并没有得到上诉人的最终认可,有视听资料予以证实,故应当认定上诉人李雪峰的犯罪数额为50万元。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此点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关于辩护人所提上诉人李雪峰具有坦白情节的辩护意见,经查,上诉人虽对犯罪数额有所辩解,但不影响本案基本事实的认定,故其具有坦白情节。辩护人的此点辩护意见不成立,本院予以采纳。本案的起因系被害人与上诉人妻子有不正当两性关系而引发,被害人有一定过错,结合初犯、偶犯,犯罪未遂,被害人谅解等情节,原审判决量刑过重,依法应予改判。检察机关的出庭意见,应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扶余市人民法院(2019)吉0781刑初89号刑事判决的定罪部分,撤销扶余市人民法院(2019)吉0781刑初89号刑事判决的量刑部分。
二、上诉人李雪峰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刑期自本判决执行之日开始计算,判决执行之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23日始至2022年12月22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后五日内缴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成伟
审判员  王 波
审判员  丁艺深
二〇一九年九月十八日
书记员  郑海静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