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首页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以提高利率或次月归还借款本息相要挟能否构成敲诈勒索罪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19-11-8 22:24:23   阅读:523
甘肃省天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甘05刑终78号
抗诉机关甘肃省清水县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高某,出生于甘肃省清水县,住甘肃省天水市清水县。2017年11月2日因犯盗窃罪被清水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元(已缴纳)。
辩护人王某1,甘肃鑫盾律师事务所律师。
甘肃省清水县人民法院审理甘肃省清水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高某犯敲诈勒索罪一案,于2019年3月19日作出(2019)甘0521刑初2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公诉机关甘肃省清水县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7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天水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王某2出庭支持抗诉、原审被告人高某及其辩护人王某1到庭参加诉讼。现己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7年12月10日左右,清水县红堡镇麦池村村民刘某1给被告人高某打电话向其借款,高某答应借款。2017年12月28日(2017年农历11月11日),刘某1的儿子刘某2去被告人高某家取3万元的借款,被告人高某当场将21000元交给刘某2,将剩余的9000元当做半年的利息予以扣除,刘某2给被告人高某出具了3万元的借条,约定月利息5分(月利率5%),借款期限为半年。2018年6月24日(2018年农历5月11日),半年贷款到期(按照农历计算),被告人高某给刘某2打电话索要贷款,并于2018年7月15日给刘某2发短信单方面将3万元的贷款月利息上调至2角(月利率20%),让其准备一个月的利息6000元,并威胁不还利息就要找到刘某2家里要钱并给难堪。后刘某2给被告人高某打电话商量能否将利息调至原来的5分,被告人高某态度强硬,不同意降息,还说到时候还不上钱让他们自己想办法,不行的话就要去他们家里要钱,随后就挂了电话。刘某2担心高某找家里人的麻烦,就打电话将情况告知其父母,刘某1夫妻之前和高某打过交道,知道高某惹不起,得知高某要来家里要钱心里非常害怕,就跟亲戚借了6000元。2018年7月22日上午10时许,刘某2打电话告诉高某6000元的利息已准备好,让高某去家里取。被告人高某和给其干活的刘爱平来到刘某1家,刘某1夫妻给高某、刘爱平倒水,二人不喝。高某让刘某1将逾期的6000元利息还清,刘某1告诉高某6000元准备好了,希望下个月能够将月利息降至之前约定的5分,高某不同意,并提出嫌利息高就于下月归还借款的所有本金和利息。刘某1夫妻央求高某,高某仍不同意降低利息,刘某1就让高某联系将自家的四轮拖拉机卖了还款,被告人高某打电话联系买家,刘某1妻子在一旁央求高某降低利息,刘某1从屋子里进进出出乱转,嘴里自言自语的说“这让我怎么活哩,让我儿子怎么活”,正说着刘某1就走出了房间。过了一会,刘某1妻子发现丈夫不见了,就急忙走出房门,在院子里叫喊刘某1的名字,刘某1在偏房里答应了一声,刘某1的妻子赶紧走到偏房门口用力推门但没有推开,便叫高某、刘爱平来帮忙,三人合力将房门打开后,发现刘某1已经用刀片将自己脖子割破,三人一起帮忙抢救,高某拨打120电话,后拨打110报警,刘某1因失血过多休克性死亡。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的规定,法律保护的借贷利率为年利率24%,即月利率为2%;刘某1、刘某2借款的本金为21000元。据此,被告人高某向刘某1、刘某2索要的合法利息数额为420元,而被告人高某实际向刘某1、刘某2索要的本金为3万元、利息为6000元。
另查明:
1.2004年10月23日晚,被告人高某酒后殴打他人,后被清水县公安局给予罚款200元的行政处罚。
2.2008年农历八月的一天晚上,被告人高某殴打他人,后被清水县公安局红堡派出所调解处理。
3.2013年5月,清水县红堡镇麻池村村民刘智明找高某借款3万元,当时约定月利息为10%,期限为一个月,并找同村的王德存作为担保人,高某预先扣除了一个月的利息3000元。贷款到期后刘智明因到处欠款无力偿还外出躲避。被告人高某为索要贷款,一年中20余次来到王德存的家中辱骂、威胁,施压逼债,王德存夫妇被逼无奈曾一度产生轻生的念头。王德存在亲戚的帮助下于2015年腊月将高某的3万元本金偿还。2016年年底王德存打工回家,被告人高某向王德存索要高达10万元的利息,王德存找到亲戚张如琪让帮忙说情,最终王德存向被告人高某偿还利息5000元。
4.2013年至2017年间,刘建民5次向被告人高某借款15万元,月利息4分到1角不等。其中2015年11月,刘建民向高某借款4万元,约定月利率为6分,期限为1年,后因刘建民未及时偿还借款,被告人高某连本带息计算为7万余元,在刘建民还清零头之后将7万元按照月利息4分贷给刘建民。截止目前刘建民已偿还19万余元,还欠6.7万元。
5.2014年3月,刘某1介绍赵艳芳和高某商谈购买2万株油松树苗,后赵艳芳嫌弃油松树苗质次价高没有购买。被告人高某在刘某1情非所愿的情况下,以每株5元的价格将2万株油松树苗出售给刘某1。同年秋季,高某以抵扣树苗款为由从刘某2家中强行拉走小麦5000斤。
6.大约5、6年前,红堡镇高沟村川儿沟村民王有生、张虎林在自家核桃地放羊时,被时任护林大队长的被告人高某发现,高某私自提出以每只羊罚款50元对两户村民进行处罚,后被告人高某改变主意,强迫两户人家分别将饲养的最好的一只羊交给自己。当年农历4月,被告人高某安排李金平将张虎林家的一只奶羊和王有生家的一只绵羊拉走。
综上,被告人高某在本村及周边多次高利放贷,在借贷过程中预先扣除利息属于虚增债务的行为,在催款逼债的过程中多次恐吓、威胁、滋扰、纠缠他人,使他人产生心理恐惧,形成心理强制,致使王德存夫妇一度产生自杀的念头。被告人高某随意提高借款利息,导致被害人刘某1产生心理恐惧并自杀身亡。被告人高某利用护林员的身份强行拉走张虎林、王有生的奶羊和绵羊。被告人高某无故殴打了周应刚、王会明。被告人高某利用其在附近形成的群众不敢惹的影响,以“软暴力”方式催款逼债,以平时对附近群众形成的心理恐惧倚强凌弱、强拿硬要、随意殴打他人等危害群众利益的行为,应当认定为“村霸”。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与辩解证据、鉴定意见、现场勘验笔录、搜查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上述证据客观、真实、合法,作为本案定案证据、予以确认。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高某给刘某1、刘某2父子借款时预先扣除了9000元的利息,实际借款21000元,但在其要求下刘某2书写了3万元的借条,并要求刘某1、刘某2归还借款的本金为3万元,属于虚增债务的行为;双方在借款时约定的月利息为5分(即月利率5%),贷款到期后被告人高某单方将借款月利息提高到2角(即月利率20%),给刘某2发信息索要高额利息并威胁,在明知被害人刘某1无力偿还借款本息的情况下,以提高利率或次月归还借款本息相要挟,敲诈勒索被害人刘某1、刘某2的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经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告人高某敲诈勒索后并未实际取得财物,属犯罪未遂,可比照既遂犯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高某当庭自愿认罪,悔罪态度较好,依法可酌定从轻处罚。被告人高某以提高月利率敲诈勒索刘某1、刘某2的财物,导致被害人刘某1感觉高额利息已无法还清,加之在之前的多次交往中形成的心理恐惧,最终导致被害人刘某1自杀身亡。被告人高某敲诈勒索导致被害人自杀身亡,可酌定从重处罚。被告人高某因盗窃罪于2017年11月2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在缓刑考验期内又犯新罪,应当撤销缓刑,实行数罪并罚,决定执行的刑罚。公诉机关关于被告人高某有前科,应当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在法定刑幅度内判处刑罚,在缓刑考验期内又犯新罪,应当撤销缓刑的公诉意见,与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相符合,予以采纳。辩护人关于被告人高某的行为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犯罪构成,不构成敲诈勒索罪的辩护意见不符合审理查明的事实,不予采纳。综上,经清水县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根据被告人高某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三条第二款,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八条规定,判决:
一、撤销甘肃省清水县人民法院(2017)甘0521刑初127号刑事判决书对被告人高某因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元中所宣告的缓刑;
二、被告人高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与甘肃省清水县人民法院(2017)甘0521刑初127号刑事判决书中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实行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4000元(1000元已缴纳)。
原公诉机关甘肃省清水县人民检察院抗诉提出:原判定性准确,但量刑偏轻,未充分考虑被告人高某系“村霸”性质犯罪、高某敲诈勒索致被害人自杀身亡的危害性后果、高某缓刑期间又犯罪以及高某未遂情节系被害人死亡结果发生后形成的等事实和情节。
出庭检察员并提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高某构成敲诈勒索罪,且社会危害后果严重,高某系“村霸”,原判量刑未考虑高某逼债致人自杀身亡的后果,量刑偏轻,应依法改判,对其从重量刑。
原审被告人高某提出:其对构成敲诈勒索罪的罪名没有异议,原判对其量刑适当,检察院抗诉理由不能成立。
辩护人提出:1、高某不构成敲诈勒索罪,其在客观上没有采用任何威胁或暴力及“软暴力”手段,主观上无非法占有、强行索要财物的主观意识,应宣告其无罪;2、即便高某被认定构成敲诈勒索罪,但高某不构成“村霸”,其仅仅是脾气不好,高某索要的数额是6000元且未遂,受害人自杀身亡的法律后果不能排除合理怀疑,以及被害人对高某的欠款一分未还,原判充分考虑高某的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量刑适当。
经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一致,据以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高某以提高利率或次月归还借款本息相要挟,敲诈勒索被害人刘某1、刘某2的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经构成敲诈勒索罪。因长期以来高某恃强凌弱、强拿硬要,在村民中形成不敢惹的印象,以“软暴力”方式催款逼债,对刘某1索取债务时又提高月利率,使刘某1产生心理恐惧,形成心理强制,符合敲诈勒索的客观行为特征,应构成敲诈勒索罪,抗诉机关及出庭检察员认为高某构成敲诈勒索罪的意见予以支持,辩护人认为高某不构成犯罪应宣告无罪的意见予以驳回。高某系“村霸”,且以“软暴力”方式对刘某1索取债务、敲诈勒索,最终导致刘某1自杀身亡,虽然高某犯罪未遂,认罪悔罪,但其未遂原因也是刘某1自杀身亡所致,原判对其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量刑不当,抗诉机关的抗诉意见予以支持,原审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意见予以驳回。被告人高某先前因犯盗窃罪被判处缓刑,但缓刑考验期内又犯新罪,应当撤销缓刑,与所犯新罪数罪并罚。因盗窃罪刑期尚未执行,不应认定其具有前科,原判认定其有前科错误,应予纠正。综上,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甘肃省清水县人民法院(2019)甘0521刑初2号刑事判决第一项及第二项中的定罪部分;
二、撤销甘肃省清水县人民法院(2019)甘0521刑初2号刑事判决第二项中的量刑部分;
三、被告人高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与甘肃省清水县人民法院(2017)甘0521刑初127号刑事判决书中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实行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4000元(1000元已缴纳)。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缴纳,逾期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邢自元
审判员 康宝祯
审判员 李重栋
二〇一九年九月十八日
法官助理  李弘燕
书 记 员  魏雅菲
书 记 员  魏雅菲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