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首页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对政府及政府工作人员采取威胁、要挟的手段,强行索取公私财物构成敲诈勒索罪判决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19-10-6 14:57:53   阅读:460

 

2014年至2017年10月案发,被告人马周以索要山林补偿款、其父亲马某5死亡与三家子镇政府有关系应负责任等为由,多次到有关部门上访。2016年9月份,中央巡视组到辽宁“回头看”期间,被告人马周到巡视组预约了谈话时间。回家后,三家子镇党委书记张某1与马周谈话,被告人马周提出要200万元赔偿未果。2017年2月份,被告人马周到北京上访后回到三家子镇,张某1与其见面谈话,被告人马周再次提出索要200万元未果。2017年10月20日至10月24日,被告人马周趁党的十九大召开时机,到北京给当地政府施压,声称“现在火候到了,要采取行动”,“今天必须有一个高潮”,“我身体不好滥命一条…我没用了”,威胁被害人张某1。通过多次电话联系,马周同意把索要的金额从200万元变为130万元,并将其名下银行卡卡号、其本人手持息访承诺书的图片等通过短(彩)信发给张某1,称收到款项后不再上访。为防止马周在北京做出极端事件,张某1迫于压力,于2017年10月24日通过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向被告人马周银行账号汇款人民币10万元(银行卡号为62×××62),汇款后与被告人马周失去联系,张某1随即报案。当日13时许,被告人马周在北京行驶,当车辆行驶至北京市天安门广场北侧靠近国旗杆区域,出租车等待红绿灯时,下车并展示上访材料,随后被执勤民警控制归案。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马周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政府及其工作人员采取威胁、要挟的手段,强行索取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予以支持。对于被告人及辩护人的无罪辩护意见,公诉机关提供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被告人供述、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通话记录、短信截图、银行汇款单、鉴定报告等证据,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足以证实马周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无正当理由和事实依据的情况下,以上访控告和采取极端行动的方法和手段,对政府及其工作人员进行要挟,给当地政府及负责人造成巨大的息访压力,当地政府及负责人迫于无奈同意用经济方法对其进行补偿,其行为完全符合敲诈勒索罪的主客观构成要件,应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至于具体是谁先提出用经济方法解决问题,对本案定性并不产生影响,故对被告人及辩护人的意见不予采纳。已打入马周账户的10万元,系马周索要数额的一部分,也是其追求的犯罪结果,虽马周辩解其不知情,但仍应认定为犯罪既遂。另120万元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系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一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认定被告人马周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汇入被告人马周银行卡内的10万元,依法返还岫岩满族自治县三家子镇人民政府。

上诉人马周的上诉理由是,其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原判认定的马周上访理由、马周主动提出200万元赔偿、趁十九大召开之机给政府施压,威胁张某1并索要130万元,张某1迫于压力汇款10万元,此后遂报案的事实均错误;马周在主观、客观及犯罪客体方面均不构成敲诈勒索罪;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马周犯有敲诈勒索罪;即使认定马周构成敲诈勒索罪,犯罪数额应认定10万元并系犯罪未遂。

2019年9月19日,辽宁省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定,关于上诉人马周提出其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的马周上访理由、马周主动提出200万元赔偿、趁十九大召开之机给政府施压,威胁张某1并索要130万元,张某1迫于压力汇款10万元,此后遂报案的事实均错误;马周在主观、客观及犯罪客体方面均不构成敲诈勒索罪;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马周犯有敲诈勒索罪;即使认定马周构成敲诈勒索罪,犯罪数额应认定10万元并系犯罪未遂的辩护意见。

经查,上诉人马周的供述、张某1的陈述、相关证人的证言、马周与张某1的通话记录、短信截图、银行汇款单、鉴定报告等证据证实,马周在多次控告他人存在违法事实的同时,提出其家山林被占、其父亲死亡与政府相关,均应得到赔偿。此次,马周趁着党的十九大召开之机去到北京,在政府工作人员张某1与其沟通时,其以时间紧迫、要采取行动等威胁语言对政府及政府工作人员相要挟,给所在地政府及负责人造成巨大的压力,通过沟通,马周承诺得到赔偿息访后又失去联系,政府在此情况下向其打款10万元并发信息通知马周,但马周均无回复,后马周在天安门广场刚刚拿出控告材料后即被抓获,综上,马周系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无正当理由和事实依据的情况下,以胁迫等手段勒索财物,其行为符合敲诈勒索罪的主客观构成要件,应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马周提出要得到的数额为130万元,该数额为其敲诈勒索犯罪的数额,原判认定犯罪数额正确,已打入马周账户的10万元,是其索要数额的一部分,系其追求的犯罪结果,应认定为犯罪既遂,另120万元因马周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系犯罪未遂,故上诉人马周的上诉理由和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纳。

辽宁省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上诉人马周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政府及政府工作人员采取威胁、要挟的手段,强行索取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其中犯罪既遂数额10万元,犯罪未遂120万元,可以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原判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文章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2019)辽03刑终247号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