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首页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运输毒品与非法持有毒品的区分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19-9-1 17:14:07   阅读:1305

【基本案情】

    1.20163411时许,宜州市公安局民警在宜州市庆远镇沙岭社区寺门组的“x山庄”进行检查时,在被告人李仁杰所驾驶的车牌号为MX的小轿车内查获李仁杰非法持有的改装射钉枪一支经河池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查获的该支改装射钉枪具备枪支机件,结构完整,功能正常,能够击发以火药为动力的16号制式猎枪弹发射金属弹丸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所规定的枪支。

    2.201681913时许,巴马瑶族自治县公安局民警根据线报,在宜州市庆远镇甲大酒店1号楼403号房内抓获涉嫌毒品犯罪的施某某、石某某、唐某某、凌某某和被告人李仁杰,李仁杰为逃避查处将其非法持有的1包毒品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等物品从房间的窗户丢弃到酒店外解放路的街道上,后公安民警查获李仁杰丢弃的该包毒品,甲基苯丙胺净重298.78克,含量为68.47%。

被告人李仁杰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非法持有枪支罪的事实和罪名无异议,其辩称,其并未帮助施某某代购冰毒,被查获的298.78克的冰毒是其用于自己吸食的。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仁杰犯非法持有枪支罪的事实和罪名无异议,其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无充分证据证实李仁杰为施某某代购而运输毒品,被查获的298.78克冰毒系李仁杰为吸食而非法持有李仁杰的行为应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2)扣押在案的手机1部、电子秤2台和银行卡2张,无证据证实系供犯罪所使用,不应作为涉案物品处理;(3)李仁杰归案后如实供自己的罪行。建议对李仁杰从轻处罚。

【案件焦点】

    本案被告人的行为构成运输毒品罪还是非法持有毒品罪。

【法院裁判要旨】

    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宜州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对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仁杰为施某某代购毒品的事实,经查,施某某与李仁杰关于代购毒品的价格、是否交付毒资等方面的相关陈述前后存在矛盾并有所反复,双方就是否达成代购毒品的合意并无充分的证据证实。故公诉机关指控李仁杰帮助施某某代购毒品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院不予认定。

    对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仁杰将298.78克毒品甲基苯丙胺从河池市金城江区运输至宜州市,李仁杰的行为构成运输毒品罪的事实和罪名,经查,公安机关系在宜州市庆远镇甲大酒店403号房内将涉嫌毒品犯罪的李仁杰等人抓获,还查获李仁杰丢弃的1包净重298.78克的毒品甲基苯丙胺。对于李仁杰从金城江区与他人购买得被查获的甲基苯丙胺后运输至宜州市的犯罪事实仅有其本人的供述,并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李仁杰的供述和高速公路通行记录仅证明案发前李仁杰曾驾驶车辆往返金城江区和宜州市,涉案毒品并不是在运输过程中被查获,无直接充分的证据证实李仁杰实施了运输毒品的犯罪行为。故公诉机关指控李仁杰犯运输毒品罪的事实和罪名不成立,本院予以纠正。辩护人提出李仁杰的行为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被告人李仁杰明知是毒品而非法持有,非法持有毒品甲基苯丙胺达298.78克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李仁杰作为不符合配备、配置枪支条件的人员,违反枪支管理法的规定,擅自持有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改装射钉枪一支,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公诉机关指控李仁杰犯非法持有枪支罪的事实和罪名成立。李仁杰一人犯二罪,应依法数罪并罚。李仁杰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对于辩护人提出扣押在案的手机1部、电子秤2台和银行卡2张,无证据证实系供犯罪所使用,不应作为涉案物品处理的辩护意见,经查,上述物证经当庭举证、质证,并结合本案查明的事实不能证实系供犯罪所使用,故本院不予处置。辩护人提出的该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宜州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及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六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八条第款之规定,作出判决如下:

    一、李仁杰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二、被告人李仁杰非法持有的毒品甲基苯丙胺298.78克、改装射钉枪一支依法予以没收,由保存机关依法销毁。

【法官后语】

    根据2015518日印发的《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的规定“吸毒者在购买、存储毒品过程中被查获,没有证据证明其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数量达到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的,以非法有毒品罪定罪处罚。吸毒者在运输毒品过程中被查获,没有证据证明其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数量达到较大以上的,以运输毒品罪定罪处罚”。“行为人为吸毒者代购毒品,在运输过程中被查获,没有证据证明托购者、代购者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数量达较大以上的,对托购者、代购者以运输毒品罪的共犯论处”。

    具体到本案进行分析,首先,公诉机关指控李仁杰为帮助施某某代购毒品从而实施了运输毒品的行为,李仁杰与施某某应构成运输毒品的共同犯罪,但公诉机关仅指控李仁杰一人犯运输毒品罪,对施某某却没有提起公诉。其次,就本案的证据而言:1)施某某与李仁杰关于代购毒品的价格、是否交付毒资等方面的相关陈述前后存在矛盾并有所反复,双方是否达成代购毒品的合意,并无充分的证据证实;(2)本案系在公安机关控制下实施的抓捕,公安机关在宜州市庆远镇甲大酒店403号房内将涉嫌毒品犯罪的李仁杰等人抓获,并查获涉案的1包净重298.78克的毒品甲基苯丙胺。但对于李仁杰从金城江区与他人购买得被查获的甲基苯丙胺后运输至宜州市的犯罪事实仅有其本人的供述,并无其他直接充分的证据予以佐证,李仁杰的供述和高速公路通行记录仅证明案发前李仁杰曾驾驶车辆往返金城江区和宜州市,涉案毒品并不是在运输过程中被查获,无直接充分的证据证实李仁杰实施了运输毒品的犯罪行为。公安机关对于本案证据的收集存在瑕疵,仅考虑的是要对李仁杰与施某某交易毒品的现场进行抓捕,对于李仁杰运输毒品的过程没有进行全程的录音录像或者在运输的过程中对李仁杰进行抓捕导致本案认定李仁杰运输毒品该部分犯罪事实的认定证据不足。最后,依照上述纪要“没有证据证明其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数量达到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的,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处罚”的规定,从有利于被告人的刑事政策出发,法院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对被告人李仁杰定罪处刑。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