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首页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同居期间非法持有毒品罪共犯主观明知的认定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19-9-1 17:12:35   阅读:1126

【基本案情】

被告人何向前、傅爱某系男女朋友关系,二人同居多年。201610月,植告人何向前承租北京市顺义区一房屋与被告人傅爱某共同居住。20171118时许,民警接举报至被告人何向前,傅爱某上述居住地将该二人抓获,当场从被告人何向前随身黑色单肩挎包中搜获浅黄色粉末一(净重30.20克,检出海洛因成分)及两台电子秤,该部分毒品系被告人何向前于案发前一天从他人处购买。民警从二人共用房间内搜获浅黄色粉末二包(净重.24克,检出海洛因成分)白色晶体二包(净重1.78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因其二人均吸毒,该部分毒品由二满人共有共吸。后民警又从冰箱中搜获红色液体一瓶(净重443.46克,检出美沙酮成分,含量为0.96mg/g),该部分毒品系被告人傅爱某在医院治疗期间,未经允许多次带出医院后积存。上述毒品已被公安机关扣押后收缴,电子秤已扣押。

【案件焦点】

非法持有毒品犯罪中,同居关系的一方何向前否认主观明知另一方傅爱某将美沙酮成分的红色液体置于冰箱内,同时傅爱某也否认何向前知道其私藏美沙酮溶液,在“零口供”的证据条件下,如何认定何向前的主观故意。

【法院裁判要旨】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对于被告人何向前否认明知被告人傅爱某将毒品藏于冰箱里的辩解,经查,在案证据能够证实被告人何向前、傅爱某均有贩毒、吸毒的前科劣迹,二人长期同居且明知对方吸毒,装有美沙酮的红色液体饮料瓶在二人共同使用的冰箱内搜获,其未能对此作出合理解释,应认定其对冰箱内的毒品明知,与被告人傅爱某构成非法持有该部分毒品的共犯。被告人何向前非法持有毒品,数量大,被告人傅爱某非法持有毒品,数量较大,二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且系共同犯罪,依法应予惩处。被告人何向前系累犯、毒品再犯,被告人傅爱某系毒品再犯,应依法从重处罚鉴于被告人何向前、傅爱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故依法对其从轻处罚。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五十六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一条,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人何向前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前对该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

二、被告人傅爱某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成意时民币二千元;

三、涉案扣押的电子秤二台,由扣押单位予以没收。

判标宣判后,被告人何向前、傅爱某以不构成非法持有美沙酮共犯的辩解同时提起行为明上诉。会大众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该红色瓶装液体在二人共同居住和使用的房间内搜获,净重443.46克,检出美沙酮成分含量为0.96mg/g,认定二人共同持有该部分毒品并无不妥,量刑并无不当,同意一审法院的裁判意见。故被告人何向前、傅爱某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的证可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①的规定,作出如下裁定:

驳回上诉人何向前、傅爱某的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后语】

本案审理重点集中在同居期间是否需要对居住空间进行区域划分以及怎样划分。司法实践中,对个人独居住所搜获毒品的,认定该住所实际支配人主观明知成共识,其体现的内在逻辑是行为人实际支配的空间应由行为人承担不利后果,能确实提出合理解释的除外;但对于二人同居期间在住所查获的毒品,认定同居者主观明知应视情况有所区别,其原因在于同居者虽对住所均处于实际支配状态,但个人有私密空间可被一般社会大众对生活规律和习惯的认知所接受,且从个人隐私权角度出发,隐私不仅需要个体内心的容纳,往往也需外有空间的承载,所以合理判断个人私密空间是明确区分同居者实际支配空间范围的必要条件。

具体到本案,一审和二审法院均认为含有美沙酮的红色液体在冰箱内搜获,搜获地点位于被告人何向前、傅爱某共同居住和使用的空间,二人长期同居,均属该住所实际支配人,且冰箱已成为现代家庭生活的必需品,不论是从空间私密性角度还是毒品存放位置都不属于脱离同居者其中一方实际支配、使用的空间范围,故认定何向前对该部分毒品主观是明知的。之所以提出“个人私密空间”这一概念,是因为实践中同居者之间彼此否认明知的故意时大都会以“对方隐私不于涉”“对方私藏不知情”“对方物品不持有”等进行辩解,故有必要对此概念进行明确。这里所指“个人私密空间”属广义范畴,判断标准采用事实推定的方法,即在无其他证证明同居者一方对另一方持有毒品行为明知的情况下,对行为人的辩解通过综合常识、阅历、生活习惯仍超出一般社会大众的接受范畴,不应认定为个人私密空。早在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对“明知”的认定作了专门规定。该纪要对行为人“明知”的认定明晰了两个层次的指引:一是通过列举的方式明确了“9类+兜底”“明知”的具体情形,二是通过“事实推定+合理解释”的证明标准确立对主观明知高度盖然性的认可。这种推定方法之所以在毒品犯罪领域适用,是由毒品犯罪隐蔽性强的特点和严打毒品犯罪形势所决定的。在适用逻辑上,应准确把握两个前提;一是在案证据不能直接证明行为人的主观明知,二是行为人的客观行为背离社会大众的常识、经验、阅历、年龄等因素,足以认定行为人应当知道,且行为人未能提出合理解释推翻认定结论的。对此类案件在量刑时要体现罪责刑相适应,一方面区分“共同持有,共同吸食”“共同有,一方吸”的主观恶性大小;另一方面要区分吸食毒品的目的和动机以及毒品含量等因.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