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律师动态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批复答复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包头律师咨询:共同寻衅滋事致人轻伤如何定性——刘某洋等寻衅滋事案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22-10-25 19:34:12   阅读:
刑侦案审 2022-10-23 09:10 发表于江苏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河北省邯郸市曲周县人民法院(2019)冀0435刑初80号刑事判决书
2.案由:寻衅滋事罪
【基本案情】
2015年2月7日23时30分许,被告人刘某洋、李某东、李某新及刘某等酒后在位于曲周县人民路的金碧辉煌KTV唱歌时,刘某洋无故殴打KTV的经理史某龙,引发三被告人等与史某龙及KTV内的服务生、保安发生争执、厮打。其间,KTV保安胡某洲头部被打伤。同年7月6日,经曲周县公安局法医损伤检验鉴定,胡某洲头皮创损伤程度属于二级轻伤。案发后,刘某洋、李某新赔偿了胡某洲相应的经济损失,胡某洲对刘某洋、李某新表示谅解。
被告人李某东因犯开设赌场罪于2017年8月1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7日被逮捕,9月19日被取保候审,2019年4月10日被大名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0元。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罚金已缴纳。
被告人李某东于2019年4月11日被大名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龙王庙刑警中队抓获。被告人刘某洋于同年3月5日被邯郸市公安局邯山区分局罗城头派出所抓获。
被告人李某新于4月9日在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便向曲周县公安局投案。三被告人到案后均如实供述了其上述行为。
【案件焦点】
致人轻伤是寻衅滋事罪还是其他相关犯罪,共同犯罪中刘某洋是主犯还是从犯。
【法院裁判要旨】
河北省邯郸市曲周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刘某洋、李某东、李某新酒后无事生非,逞强耍横,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其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刘某洋无事生非,殴打他人引发该案,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李某东、李某新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对其均予以从轻处罚。李某新相较于李某东作用较小,在量刑时酌予考虑。刘某洋、李某东在侦查阶段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且刘某洋案发后赔偿了被害人相应的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的谅解,依法可对其均予以从轻处罚。李某新在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侦查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属自首,且案发后赔偿了被害人相应的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的谅解,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刘某洋的辩护人所提刘某洋具有坦白、赔偿损失、取得谅解等情节,可对其从轻处罚的意见成立,予以采纳。刘某洋酒后逞强耍横,无故殴打金碧辉煌KTV经理史某龙引发本案,是共同犯罪中的主犯,辩护人所提刘某洋属从犯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李某东在缓刑考验期限内被发现漏罪,应当撤销缓刑,对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依照刑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
综上,根据三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二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刘某洋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二、撤撒销河北省大名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冀0425刑初80号刑事判决主文“被告人李某东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0元”中的缓刑部分;被告人李某东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0元(罚金已缴纳);
三、被告人李某新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
【法官后语】
寻衅滋事罪从流氓罪分解而来,虽然独立后的寻衅滋事罪较之流氓罪,其客观行为方式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明确化,但仍保留了部分“口袋性”,这也导致了司法认定上的诸多困难。寻衅滋事罪的认定是一个需要进行全方位综合判断的过程。司法实践中应严格把控好寻衅滋事的客观方面,并辅之以流氓动机来进行判断,使寻衅滋事罪与其他相关犯罪相区分。
寻衅滋事罪是指为寻求精神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随意殴打他人,情节严重;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毁损、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行为。寻衅滋事罪的行为方式十分宽泛,既包括殴打、恐吓等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行为;又包括强拿硬要等侵犯公私财产权利的行为。同时,还包括起哄闹事等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行为。
寻衅滋事犯罪总体上说具有所谓流氓动机,这种流氓动机的内容就是追求精神刺激或者满足称霸欲望。《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寻衅滋事罪的主观违法要素做了明确规定,指出其是指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这种主观因素就是流氓动机,它对于将寻衅滋事罪与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敲诈勒索罪和侵害人身和财产的犯罪相区分,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共同犯罪顾名思义指两个及以上的人共同实行的犯罪行为。在我国刑法中,主要依据共同犯罪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将共犯分为主犯、从犯、胁从犯和教唆犯四类。从主观故意和客观表现上来看,该罪的共犯人应按照刑法中相关规定分别承担对应的刑事责任。后参与进来的承继共犯,应该只对其参与的行为负责,对先前发生的行为不具有责任。对于共犯过限行为,行为人需要对相应的危害结果承担责任:超出共同故意的过限行为由实行者单独承担刑责;如果其他共犯人对过限行为根本不知情,相应的不承担责任;相反其他共犯人对过限行为知情,即使未参与而是没有阻拦对会发生的危害结果抱有放任姿态,则共犯人应按其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对该犯罪行为负责。
编写人:河北省邯郸市曲周县人民法院苑长军

 

原文载《中国法院2021年度案例:刑事案例一》,中国法制出版社,2021年4月第一版,P63-66。
整理:江苏省苏州市公安局法制支队(直属分局)“不念,不往”“诗心竹梦”。转载请注明文章及公众号出处。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张万军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4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