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律师动态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批复答复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不能排除其他合理怀疑即无罪——蓝某平强制猥亵案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22-09-15 21:00:02   阅读:
刑侦案审 2022-09-15 19:56 发表于江苏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桂02刑终348号刑事裁定书
2.案由:强制猥亵罪
【基本案情】
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鱼峰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17年11月23日17时许,被害人莫某勤在广西脑科医院4号手术室接受腹腔镜阑尾切除手术,术前医生对其进行了全身麻醉。当日18时,被告人蓝某平作为该手术的麻醉医生接班进入手术室配合手术工作。手术完成后,莫某勤逐渐苏醒并恢复意识。至当日19时许,莫某勤报案称其被蓝某平吮吸胸部。后经鉴定:莫某勤胸部擦拭物与蓝某平血样在共有的15个STR基因座的分型一致。
2018年1月3日,公安民警到广西脑科医院将被告人蓝某平传唤归案。
【案件焦点】
强制猥亵罪中,仅有被害人的陈述,被告人始终不承认,在无法排除其他合理怀疑的情况下,是否可以定罪。
【法院裁判要旨】
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鱼峰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蓝某平犯强制猥亵罪仅有莫某勤本人的陈述,以及从莫某勤胸部提取到的擦拭物鉴定出有蓝某平DNA,对于该处提取的DNA不能排除系蓝某平其他正当行为所遗留,不具有排他性,故本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蓝某平实施了强制猥亵的行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此处指最高人民法院于2012年12月20日发布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2]21号),已被《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2021)》废止,本案下同。】第二百四十一条第四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蓝某平无罪。
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鱼峰区人民检察院对一审判决不服,提起抗诉。理由是:原判证据采信错误,导致事实认定错误、判决错误:(1)证据采信错误。一是证人蓝某芳证明其与谢某华从医务人员通道离开手术室后,手术室中只有蓝某平与患者。原判认定蓝某芳证明其与蓝某平推患者出手术室错误。二是被害人莫某勤陈述其被手术主刀梁医生唤醒后,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手术台旁边的推车上并清醒。在被男子吸乳头时,其意识清醒但因麻药药力未过而无力反抗。当该男子给其穿好衣服裤子时,其睁开眼睛看到该男子站在床边,穿着医生手术服,戴着蓝色帽子,并将其推出手术室,后其见到吴某雄。证人梁某北证实丙泊酚在麻醉状态下可能会产生性幻觉,丙泊酚在患者醒之后不会产生性幻觉。被害人莫某勤的陈述与证人吴某雄、蓝某芳等证言相印证,原判未采信莫某勤的陈述错误。三是蓝某平辩解其对莫某勤反复听诊,以及在莫某勤血氧饱和度不够时对莫某勤进行心脏复苏进行急救,但在手术记录中未有相关记录,蓝某平和辩解仅有其个人陈述,无其他证据证明,原判采信蓝某平的辩解错误。(2)证据应用和分析错误。蓝某平与莫某勤单独留在手术室,蓝某平有作案时间;证人梁某江、蓝某芳、谢某华均证明手术后,莫某勤已经清醒,不存在性幻觉;案发四日后,从莫某勤乳头及乳晕处提取的痕迹物证鉴定出蓝某平的DNA,可见该物证附着力极强,如果是正常的医疗行为触碰到则不可能长时间遗留。且该鉴定结论能够与被害人的陈述相印证。综上,建议法院认定蓝某平犯强制猥亵罪罪名成立。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发现检察院抗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作出如下裁定:
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法官后语】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蓝某平是否实施了狠亵行为?公诉机关指控蓝某平实施的强制猥亵行为是否证据充分、能够形成完整证据链条。
首先,公诉机关认定蓝某平构成强制猥亵罪的主要证据有:一是被害人莫某勤胸部擦拭物与蓝某平血样在共有的15个STR基因座的分型一致,即胸部擦拭物里面检测出蓝某平的DNA痕迹;二是被害人莫某勤的陈述;三是证人吴某雄(被害人莫某勤的男朋友)的证言(传来证据)。这三个证据是否可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是本案的关键。
其次,蓝某平辩解的理由有以下几点:一是其在叫醒麻醉的手术病人在这里即本案被害人莫某勤的时候,其帮莫某勤做了胸部按压,手不可避免地碰到了被害人胸部;二是在帮病人过床的时候,有可能会碰到病人胸部;三是在拔手术的电极片的时候,会不可避免地碰到病人的胸部。意思即在这个过程中,蓝某平的体液(主要是手上的汗液、毛发、皮屑等)可能会遗留到被害人的胸部,因为这个过程中,蓝某平没有戴手套(护士可以证明),换句话说存在这种合理性。
再次,根据权威医学鉴定及专家证人(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我们邀请了柳州市人民医院的麻醉科医生就相关医学问题进行了探讨)的意见,麻醉的手术病人在使用了麻醉药物丙泊酚后,在苏醒的过程中可能会由于麻醉药物的作用而产生性幻想,本案中,被害人莫某勤正是在做完手术后的苏醒过程中陈述蓝某平对其实施了狠亵行为。
最后,被害人莫某勤的陈述称其系被猥亵了两个地方,一是被抠摸了阴道,二是被吮吸了乳头,但是经鉴定,莫某勤的阴道提取物中,未检测到蓝某平的DNA痕迹。另外,莫某勤的陈述提到,在其被推出手术室,告诉其男友吴某雄的时候,让其记住是蓝某平猥衰了她。但是蓝某平在吴某雄的追问下,并跑到莫某勤的床边问莫某勤是不是他对其进行了狠衰行为,莫某勤也当时搞不清楚(具体见吴某雄的证言)。
综上,根据证据原则,认定蓝某平实施了猥亵行为,必须证据确凿、充分,排除一切合理怀疑。本案中,蓝某平从头到尾均没有承认其实施了猥亵行为,客观上虽然从莫某勤胸部提取到蓝某平DNA痕迹,但是无法排除其他合理怀疑,故依法不能认定蓝某平实施了猥亵行为,应该宣告无罪。
编写人: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鱼峰区人民法院谢剑峰

 

原文载《中国法院2021年度案例:刑事案例三》,中国法制出版社,2021年4月第一版,P71-73。
整理:江苏省苏州市公安局法制支队(直属分局)“不念,不往”“诗心竹梦”。
转载请注明文章及公众号出处。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张万军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4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