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律师动态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批复答复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购买高价白酒酒瓶重新销售行为的认定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22-05-04 23:07:32   阅读:

【规则】购买高价白酒酒瓶重新销售行为的认定。

 

【规则描述】行为人生产、销售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酒类商品,由于酒类商品在品味、原料、工艺、配方、产地等特殊性,目前没有国际标准、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及地方标准可供执行,因此在没有质量鉴定意见等证据证明系伪劣商品时,应当认定为假冒注册商标罪或者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唐瑞清、李元英等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

审理法院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由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裁判日期:2018年05月03日

问题提示

购买高价白酒酒瓶重新销售行为的认定

案件索引

2017-12-22|湖南省株洲市石峰区人民法院|一审|(2017)湘0204刑初28号|

2018-05-03|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2018)湘02刑终47号|

裁判要旨

行为人生产、销售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酒类商品,由于酒类商品在品味、原料、工艺、配方、产地等特殊性,目前没有国际标准、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及地方标准可供执行,因此在没有质量鉴定意见等证据证明系伪劣商品时,应当认定为假冒注册商标罪或者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关键词

销售伪劣产品罪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基本案情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年初,被告人唐瑞清找被告人李元英询问能否搞到茅台酒,她有销路。被告人李元英即联系被告人袁晓宾,要购买高仿的茅台酒。俩人商定,茅台酒1000元每件(1件6瓶),每20件送1件。被告人李元英即与唐瑞清商定,茅台酒1800元每件,每20件送1件。之后,唐瑞清就联系李元英,李元英联系袁晓宾,告知需要的假冒茅台酒的数量及送货地点。被告人袁晓宾自己灌装茅台酒,其从被告人袁会明处购买茅台酒包装、商标,从李明祥(作不起诉处理)处购买茅台酒瓶约3000个,从贵州茅台镇购买30元至50元一斤的散装白酒,聘请他人灌装、包装假茅台酒。被告人袁晓宾共计销售金额为371000元。被告人袁会明明知被告人袁晓宾购买茅台酒包装、商标用于灌装假冒茅台酒,仍销售给被告人袁晓宾茅台酒的包装、商标154件(每件12套),共计销售金额53000余元。被告人李元英将从被告人袁晓宾处购买和获赠的388件假冒茅台酒中的345件销给被告人唐瑞清,赠送17件。综上,被告人唐瑞清的销售金额为1552500元,非法获利约790000元;被告人李元英的销售金额为625800元,非法获利约276000元;被告人袁晓宾销售金额为371000元,非法获利约80000元。案发后,公安机关扣押被告人唐瑞清等人用于制作假冒茅台酒的工具、包装、商标、酒瓶、酒及现金等物品。另查明: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授权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独占使用“贵州茅台”注册商标,本案发生在注册有效期限内。经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鉴定,送检的涉案茅台酒样酒不是该公司生产及包装。经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鉴定,送检的涉案五粮液酒样酒非该公司生产,属假冒产品。经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涉案茅台酒、五粮液等侵权情形符合“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

裁判结果

株洲市石峰区人民法院于于2017年12月22日作出(2017)湘0204刑初28号刑事判决:一、被告人唐瑞清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二、被告人李元英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二万元。三、被告人袁晓宾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七万元。四、被告人袁会明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相关违法所得予以收缴,上交国库及被查获并扣押在案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及涉案标签、标识、包装等,予以没收并销毁。株洲市人民检察院抗诉。

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抗诉罪名不能成立,但对原审被告人李元英量刑畸轻的抗诉意见成立,于2018年5月3日作出(2018)湘02刑终47号刑事判决:改判原审被告人李元英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20000元,其他各原审被告人的刑期不变。

法院认为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唐瑞清、李元英、袁晓宾违反商标管理法规,为获取非法利益,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25万元以上,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袁会明明知袁晓宾实施侵犯知识产权的犯罪,仍向其销售注册商标的标签、标识与包装,以共犯论,其行为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株洲市石峰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唐瑞清、李元英、袁晓宾、袁会明等犯销售伪劣产品罪,未能提交产品质量检验机构的鉴定结论,不能认定涉案产品系伪劣产品,指控罪名不能成立。

案例评析

行为人通过灌装方式用低价白酒冒充他类高价白酒的行为如何定性,司法实践中普遍存在分歧。第一种意见认为,此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条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的以次充好的特征,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第二种意见认为,在不能仅仅依据白酒价格的高低来确定商品存在以次充好的情况下,公诉机关应提交有关产品质量检验机构的鉴定结论,否则不能认定销售伪劣产品罪。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分析如下。

一、白酒类案件中,因白酒工艺的独特性及白酒品味的多元性,以低价白酒冒充他类高价白酒出售行为并不必然构成刑法意义上的“以次充好”,从而不属于不需要做质检鉴定情形

1.由白酒类的质量评价标准所决定。评价某一商品的品质优劣、好坏之间是否具有统一的评价标准。规定产品质量特性应达到的技术要求,称为产品质量标准。产品质量标准是产品生产、检验和评定质量的技术依据。商品的质量标准主要包括国际标准、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和企业标准等。行业标准又称为部颁标准,由国务院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制定并报国务院标准行政主管部门备案,在国家标准公布后,该项行业标准即行废止。而企业标准主要是针对企业生产的产品没有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时,制定企业标准作为组织生产的依据而产生的。由于各酒厂所生产的原材料、生产、制作工艺步骤与流程、配方、酒精度数等不统一,无法在一个体系中进行评判,故白酒没有行业标准和国家标准,就连茅台酒屡次申请“国酒”“国酒茅台”等相关商品均遭失败的事情也可见端倪。正因为没有行业标准,在白酒类商品中只有企业标准。因此,在没有国际标准、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及地方标准可供执行的,应执行企业标准。只有产品没有达到生产者、销售者所许诺的企业标准,即属于伪劣产品。故只有同一厂家出品的白酒才有档次高低之分,而不同厂家出产的白酒因为缺少统一评价标准而并无档次高低之分。

2.白酒价格的高低不是决定产品是否符合以次充好的标准。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规定了四种表现形式: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根据司法解释的定义:“以次充好”是指以低等级、低档次产品冒充高等级、高档次产品,或者残次、废旧零配件组合、拼装后冒充正品或者新产品的行为。如果同一品牌的白酒中,低档次的白酒冒充高档次的白酒构成以次充好,自不待言。但是,在不同品牌的白酒中,用价格低的白酒冒充价格高的白酒是否必然构成以次充好呢?

(1)判断的关键是否对被冒充物品性能作出改变。《产品质量法》明确规定:产品质量应当符合下列要求:不存在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不合理的危险,有保障人体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应当符合该标准。具备产品应当具备的使用性能,但是对产品存在使用性能的瑕疵作出说明的除外。符合在产品或者其包装上注明采用的产品标准,符合以产品说明、实物样品等方式表明的质量状况。根据该规定,如果行为改变了“真”物品特有的使用性能,则构成以次充好;反之,则不构成。作为白酒,无论是低价白酒亦或高价白酒,都属于酒精饮料,其使用性能被限定为“饮用”之列。如果行为人将工业酒精灌入酒瓶并进行销售,则完全改变了原有酒精的使用性能,属于“以假充真”的行为。既然低价白酒与高价白酒的使用性能都在于供人饮用,对白酒使用性能并无改变,因而以低价白酒灌装冒充高价白酒的行为亦不属于“以假充真”的方式。

(2)白酒价格的高低与白酒的工艺制作、原料、酒精度数、白酒定位、品牌溢价及营销策略等均有关联,其并不是以次充好的判断依据。众所周知,不同品牌的低价白酒与高价白酒不存在质量合格与否的问题,也不存在等级高低和档次优劣之分。两者的共同交叉点就是价格。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制约产品的价格与定价目标、产品成本、市场需求、竞争者的产品与价格等因素息息相关。再从产品定位角度分析,白酒的定位也影响了白酒的价格。如二锅头白酒定位为大众酒,贵州茅台酒则以国酒茅台自居,但并不意味着二锅头白酒的等级就比茅台酒低。

二、产品质量鉴定属于刑事中的基础性证据。在证据不足时,不宜认定为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

1.产品质量鉴定成为区分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关键。在审理生产销售伪劣商品案件中,对于行为是否属于“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有些案件可能无法直接判断,产品质量鉴定就显得尤为重要,它是区分罪与非罪,也是区分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与假冒注册商标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关键。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关于审理生产、销售伪劣商品刑事案件有关鉴定问题的通知》就做了明确规定,在难以确定是否构成上述情形的,由公诉机构委托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产品质量检验机构进行鉴定。

2.在白酒类案件,行为人通过灌装方式用低价白酒冒充他类高价白酒的行为不属于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规定的四种表现形式中难以确定的情形。理由是:由白酒的特殊性所决定,其不属于人的直观感受就能明确判断的不需要鉴定情形。有些产品,因其具有的包装外形、产品外观、散发的气味等通过普通人的直观感知就能判断出来,但是白酒这类商品一般不能通过人的直观感受就能判断其是否属于“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情形的。

三、在公诉机关没有尽到法定义务,所提供的证据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标准时,法院完全可依职权变更指控罪名

1.从刑法理论上看,行为人生产、销售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商品构成犯罪的,既构成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又侵犯了他人的注册商标权,构成侵犯知识产权相关犯罪。根据刑法理论关于想象竞合犯择一重罪处罚原则,应按照处罚较重的生产销售伪劣商品定罪处罚。但是,当案件缺少关于商品质量鉴定这一影响案件定性的关键证据时,可以要求公诉机关进行补证。当证据不足以证实被告人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犯罪时,从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出发,以想象竞合犯罪中处罚较轻的罪名定性,定假冒注册商标罪或者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2.从司法实践看,鉴定意见成为罪名认定的一个重要依据。笔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里查阅了几十份有关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这两类判决书,就生产、销售假冒酒这类案件呈现的共性判决是:(1)生产、销售经鉴定为不合格产品的案件,定性为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如(2014)凤刑初字第00043号辽宁省凤城市、(2017)鄂刑终364号、(2014)渝四中法刑终字第00055号人民法院刑事判决、裁定书。(2)在没有质检部门出具的鉴定意见的情况下,一般以假冒、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定罪处罚。如(2016)黔刑终316号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5)银刑终字第25号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7)陕刑终32号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4)豫法知刑终字第00006号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等等。在2006年公布的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十大案例中第一个案例就是四川唐光烈制售假酒案,也是因没有质检部门出具的鉴定意见,而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定罪处罚的。

四、关于本案的定性问题

就本案而言,袁晓宾最初从假冒茅台酒的“王材料”处购买,后来自己从茅台镇上购买散装白酒及茅台酒包装和商标,灌装假茅台酒并销售给李元英、唐瑞清等人。经生产厂家鉴定,送检的酒不是该公司生产及包装。同时经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涉案茅台酒、五粮液等侵权情形符合“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但是没有质检部门出具的质量鉴定意见。正因为此,在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原审各被告人销售的假酒系不合格产品的情况下,不宜定性为销售伪劣产品罪,以销售假冒注册的商品罪定罪处罚符合刑法原理和法律规定。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 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销售金额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审判人员

一审法院合议庭成员:李欣欣 何志峰 王敬军

二审法院合议庭成员:刘艳辉 赵庆华 阳桂凤

编写人

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 阳桂凤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张万军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4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