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律师动态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批复答复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私下买卖工作,冒名工作至退休,要求社保局变更身份信息并发放退休工资,不予支持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22-08-15 16:32:49   阅读:

案例索引张浩诉安徽省社保局不履行法定职责案【(2020)皖01行终591号】

♢ 裁判要旨:《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个人,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时累计缴费满十五年的,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根据生效的法院判决和仲裁文书查明认定的事实,从1989年2月起,张浩即与史万利私下买卖工作,由张浩冒用史万利名义在淮北矿务局朔里煤矿工作至退休,其不具备朔里矿业公司职工的工籍,并不享有1998年1月之前的养老保险视同缴费年限,也没有以自己的身份在省社保局参保,在其名下也无足额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的记录,而其实际缴费年限不足十五年,其养老保险缴费年限并不满足办理退休手续并享受退休待遇的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公民身份号码是每个公民唯一的、终身不变的身份代码。《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五十八条第三款规定:国家建立全国统一的个人社会保障号码,个人社会保障号码为公民身份号码。“史万利”是淮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职工,其只有一个社会保障号码,张浩要求省社保局将“史万利”名字及身份证号码变更为“张浩”,并发放相应退休工资的诉讼请求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史万利与张浩的行为,给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的社会保险管理工作造成干扰,也给劳动者享受正当的社会保险待遇带来困难,对此局面的形成,其二人均存在不可推卸的过错。上诉人上诉的事实和理由不能成立。


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20)皖01行终59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浩,男,1967年2月20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淮北市杜集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安徽省社会保险局,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333号安徽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东楼。

法定代表人陈志刚,局长。

委托代理人曾静,该单位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孟超,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淮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安徽省淮北市人民中路276号。

法定代表人方良才,董事长。

原审第三人史万利,男,1958年7月4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淮北市杜集区。

上诉人张浩因诉被上诉人安徽省社会保险局(以下简称省社保局)不履行法定职责一案,不服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2020)皖0103行初6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史万利于1980年4月入职淮北矿业集团所属的朔里矿业公司工作。1989年2月,史万利将其工籍转让给张浩,张浩以史万利名义在朔里矿业公司上班直至退休。期间,张浩用史万利之名办理了居民身份证(身份证号码为3406021958××××××××,身份证照片为张浩本人),并用史万利之名办理了各项社会保险(编号为01043823)。张浩以史万利之名缴纳养老保险的实际缴费年限为:自1998年1月至2010年6月。2010年10月,朔里矿业公司为张浩以史万利之名办理了退休手续,张浩以史万利之名领取养老金至2015年7月。2015年,史万利向淮北市公安局朔里派出所报案称其户口被人顶替,要求查处。2015年5月28日,淮北市公安局杜集分局朔里派出所作出淮杜公(朔)行罚决字〔2015〕64号行政处罚决定:对张浩处以罚款500元。2015年6月,史万利重新办理了身份证,其将养老金存折挂失并补办新存折后,自2015年7月起领取基本养老金至2016年7月8日领取最后一笔保险补助,之后养老金被停发。经淮北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生效的[2016]淮劳人仲案字159号仲裁裁决,张浩与朔里矿业公司之间于1989年2月4日至2010年10月20日期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八条规定: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提供社会保险服务,负责社会保险登记、个人权益记录、社会保险待遇支付等工作。省社保局作为省级社会保险经办部门,负责职责范围内社会保险待遇的支付、暂停、终止等社会保险业务,具有对本行政区域内社会保险基金进行监督管理的法定职责。本案中,张浩于2019年8月29日向省社保局邮寄申请书,所邮寄的邮单封面收件人的电话号码“0551-626××××2”经本院核实并经省社保局确认为错误的号码,该错误的邮单信息可能是导致案涉邮件被退回的原因。由于省社保局未实际收到张浩的申请,不知晓该申请的具体内容,故张浩请求确认省社保局存在行政不作为无事实依据,不予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个人,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时累计缴费满十五年的,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该法第五十八条第三款规定:国家建立全国统一的个人社会保障号码,个人社会保障号码为公民身份号码。根据上述法律规定,企业职工应以自己的姓名和公民身份号码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在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时累计缴费满十五年的,可以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本案中,根据生效的法院裁判文书及仲裁裁决文书确认,张浩自1989年2月起冒用史万利的名义在朔里矿业公司上班,并用史万利的姓名及身份号码缴纳社会保险费用,而在张浩名下,并无足额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的记录,即张浩与省社保局并无社保缴纳的权益关系,故省社保局无权将史万利名下的养老保险权益直接划转给张浩。另外,因张浩不具备朔里矿业公司职工的工籍,其不享有1998年1月之前的养老保险视同缴费年限,而其实际缴费年限不足十五年,且张浩出生于1967年2月,53周岁,目前尚未达到退休年龄,其养老保险缴费年限及其本人年龄均不满足办理退休手续并享受退休待遇的条件,故其要求省社保局将“史万利”名字及身份证号码变更为“张浩”,并发放相应退休工资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张浩的诉讼请求。

张浩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

上诉人上诉的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认为被上诉人“未实际收到张浩的申请,不知晓该申请的具体内容,故张浩请求确认省社保局存在行政不作为无事实依据”,明显错误。首先,根据《邮政法》第二十三条“用户交寄邮件,应当清楚、准确地填写收件人姓名、地址和邮政编码。邮政企业应当在邮政营业场所免费为用户提供邮政编码查询服务。”的规定,法律没有强制规定必须填写收件人的电话号码,而且即使电话号码存在错误,但该责任也不应归结于上诉人,而且被上诉人在举证期限内,也未向法庭或者上诉人期初因上诉人邮寄的问题存在瑕疵,而要求上诉人应该再次向被上诉人提出诉求,以对上诉人的申请作出答复。并且从节约司法资源和提高行政效能来看,被上诉人也未主动对产生的问题进行解决,而是上诉人一次次的诉讼,也显然是存在严重的行政不作为。

二、被上诉人应该将社保上“史万利”的名字改为“张浩”。首先,一审法院以“在张浩名下,并无足额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的记录”,而认定“张浩与省社保局并无社保缴纳权益关系”,明显错误。虽然从名字来看,在社保缴纳记录上没有上诉人,但生效判决中被上诉人也确认“张浩是以史万利名字提供劳动的”,”“张浩是淮北矿业集团公司退休职工”,人民法院也认定“在‘史万利’社保账户内缴纳的社保费用均是张浩用劳动所得,并且在张浩退休后,因退休产生的养老金,也由张浩实际领取”,一审法院显然是机械的将名字和社保必须统一,而忽视了上诉人是社保的实际权利人和享有者。其次,上诉人应享有1998年1月之前的养老保险视同缴费年限,并且至上诉人退休时止,其缴纳社保年限也超过15年。按照被上诉人的参保信息:1980年4月至1997年12月的养老保险视同缴费年限,第三人史万利是在1989年2月将工籍转让给了被上诉人,在此之后,上诉人一直在朔里矿业公司从事劳动,仲裁裁决也认定上诉人与朔里矿业公司自1989年2月4日至2010年10月20日期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因此对于上诉人的视同缴费年限也应是从1989年2月开始计算,至2010年10月上诉人退休时止,其缴费年限也超过15年。所以,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实际缴费年限不足十五年,且还未达到退休年龄的认定也是错误的。

综上,上诉人是实际劳动者,社保待遇也是上诉人劳动的价值体现,也是上诉人年老后的生活保障,被上诉人有义务自己或要求淮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将劳动合同、档案、退休工资发放等环节中的“史万利,身份证号码:3406021958××××××××”变更为“张浩,身份证号码:3422221967××××××××”,并恢复发放上诉人的退休工资等基本养老待遇。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省社保局辩称:一、省社保局具有法定职权对本行政区域内社会保险基金进行监督,切实维护社会保险基金安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相关规定,省社保局作为省级社会保险经办部门,负责职责范围内社会保险待遇支付、暂停、终止等社会保险业务,通过风险防控与管理,切实保障养老保险基金运行安全。二、张浩并未在省社保局参加养老保险,省社保局依法不能向其发放退休养老金。根据相关法律文书,张浩于1989年2月通过“工籍转让”方式冒用“史万利”的身份(公民身份证号码3406021958××××××××)与第三人建立劳动关系,直至2010年10月。经查:登记在“史万利”名下的参保信息为:自1980年4月至1997年12月,共计259月(含特殊工种折算的46个月)的养老保险视同缴费年限,自1998年1月至2010年6月,共计150月的养老保险实际缴费年限。张浩没有以自己的身份在省社保局参保,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公民身份号码是每个公民唯一的、终身不变的身份代码。再根据《社会保险法》第五十八条第三款规定,国家建立全国统一的个人社会保障号码,个人社会保障号码为公民身份号码。因此,企业职工参保应以参保人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的信息为准,省社保局依法无权将“史万利”名下的养老保险权益直接过渡给张浩。况且,史万利也正在通过法律途径向省社保局主张退休权益。三、张浩不符合按月领取养老金的实体条件。张浩于1967年出生,其在22岁时即1989年2月与第三人下属建立劳动关系,于43岁时即2010年10月与淮北矿业集团下属企业解除了劳动关系,属于原临时工身份,不享有养老保险视同缴费年限。本案中,张浩以“史万利”名义实际缴纳养老保险费用的期限为自1998年1月至2010年6月,且张浩目前的年限为53周岁,本人年龄和缴费年限均不符合退休并按月领取养老金的条件。况且,根据《居民身份证法》第十六条或原《居民身份证条例》第十五条的规定,居民身份转让行为属于违法行为,当事人基于该行为产生的权利和义务不受法律保护,张浩以“史万利”名义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用也不能自动归属为张浩所有。同理,因史万利将“工籍”转让给张浩后,属于自行解除了与第三人之间的劳动关系,登记在“史万利”名下的社保权益属于违法形成,依法也不能归属史万利所有。综上所述,张浩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请求驳回张浩的上诉请求。

原审第三人淮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史万利二审未提交新的答辩意见。

张浩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一审法院提供如下证据:1.[2016]淮劳人仲案字159号仲裁裁决书,证明经仲裁裁决,原告与朔里矿业公司自1989年2月4日至2010年10月20日期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2.[2017]淮劳人仲字224号仲裁裁决书,证明经仲裁裁决,朔里矿业公司为原告补交1989年2月4日至2010年10月20日期间的养老、医疗等各项社会保险费。3.(2017)皖0602民初1349号民事判决书、(2018)皖06民终208号民事判决书,证明朔里矿业公司不服[2017]淮劳人仲字224号仲裁裁决,提起诉讼,淮北市杜集区人民法院和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朔里矿业公司不应为原告补交1989年2月4日至2010年10月20日期间的养老、医疗等各项社会保险费。4.(2018)皖0103行初144号行政判决书、(2019)皖01行终233号行政判决书,证明被告在案件庭审中确认原告是以史万利的名字提供劳动,原告是淮北矿业集团退休职工,人民法院也认定在“史万利”社保账户内缴纳的社保费用均是原告劳动所得,并且在张浩退休后,因退休产生的养老金也由原告实际领取,但自2015年8月起的退休工资等基本养老费用原告并未实际领取。5.申请书(包括证据目录)及EMS快递单及网上查询单,证明原告在知悉(2019)皖01行终233号行政判决书的内容后,向被告申请要求变更社会保险费用的领取姓名等,并恢复发放原告的退休工资等基本养老费用,但被告拒收原告的申请材料,也一直未予办理。6.(2019)皖06民终232号民事裁定书,证明相关司法判例认为对于变更社会保险费用名称的问题,由社保机构管理部门进行解决,也是其职责范围之内。

被上诉人省社保局向一审法院提供如下证据:1.安徽省行业养老保险参保人员缴费情况表—史万利,2.《关于史万利的情况说明》,3.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皖01行终233号行政判决书,4.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20)皖行申309号行政申请再审案件应诉通知书。上述证据证明史万利系淮北矿业集团退休职工,省社保局作出停发史万利退休金的行政行为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

原审第三人史万利向一审法院提交了下列证据:1.朔里矿业公司职工工资明细表,证明史万利是朔里矿业公司职工。2.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审核花名册,证明史万利经省社保局审核批准为行业统筹企业退休人员。3.银行存折,证明史万利领取基本养老金。4.《关于史万利的情况说明》,证明淮北矿业集团社保中心于2016年7月报省社保局暂停发放原告养老金。5.许配华出具的《证明》,证明史万利找工区要工作,跟王信启打架,后经派出所处理。6.孙伟、刘国义出具的《证明》,证明史万利为要回工作与张浩打架,张浩把史万利妻子的脸挖烂了,骗他们要关起来,逼他们签字。7.淮北市杜集区矿山集镇柳元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证明因计划生育,史万利于1983年2月做男扎手术。8.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张浩盗用史万利户口办理身份证而受到了处罚。

上述证据均已随案移送。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相同,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二款之规定,在起诉被告不作为的案件中,原告应当提供其在行政程序中曾经提出申请的证据材料。张浩并没有证据证明省社保局收到了其邮寄的申请材料,其请求确认省社保局行政不作为无事实依据,依法不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个人,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时累计缴费满十五年的,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根据生效的法院判决和仲裁文书查明认定的事实,从1989年2月起,张浩即与史万利私下买卖工作,由张浩冒用史万利名义在淮北矿务局朔里煤矿工作至退休,其不具备朔里矿业公司职工的工籍,其并不享有1998年1月之前的养老保险视同缴费年限,也没有以自己的身份在省社保局参保,在其名下也无足额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的记录,而其实际缴费年限不足十五年,其养老保险缴费年限并不满足办理退休手续并享受退休待遇的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公民身份号码是每个公民唯一的、终身不变的身份代码。《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五十八条第三款规定:国家建立全国统一的个人社会保障号码,个人社会保障号码为公民身份号码。“史万利”是淮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职工,其只有一个社会保障号码,张浩要求省社保局将“史万利”名字及身份证号码变更为“张浩”,并发放相应退休工资的诉讼请求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史万利与张浩的行为,给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的社会保险管理工作造成干扰,也给劳动者享受正当的社会保险待遇带来困难,对此局面的形成,其二人均存在不可推卸的过错。上诉人上诉的事实和理由不能成立。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诉讼费用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张浩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孟东升

审判员 黄 成

审判员 潘 攀

二〇二〇年九月二十二日

法官助理黄   浩

书记员   丁亚敏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张万军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4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